笔趣阁 > 隐杀 > 第七节夏令营
  结下的梁子算不上大,因此也就谈不上什么不是冤家不聚头。不过,在看见家明之时,张雅涵还是明显有些错愕,但终于没打招呼。

  几年之后,这样的旅行对年轻人来说不过就是种变相的相亲来电游戏,但此时毕竟只是九四年,陌生的男女关系还没那么好沟通,三名一块来的女生占据了大客车后排的位置,彼此打闹,家明与灵静照例是坐在一块,拿出灵静送的收音机听广播,一副耳机每人戴一个。满车之中只有他们两个小孩子看起来像是情侣,灵静又是这么漂亮,一路之上,其余男生不时将好奇与羡慕的眼光望过来。

  至于柳怀沙,则是找了个单人坐,一边吃棒棒糖一边掏出当时最新款的掌上游戏机打俄罗斯方块,客车前方那张雅涵偶尔与领队的男子交谈几句,对于黄浩云倒是冷冷淡淡,家明心想她大概刚刚回国,因此想看看这些学生倒底是怎么样的,以应付将来的教学,至于黄浩云,无非是只可怜的跟屁虫罢了。

  偶尔张雅涵也会将目光放在家明身上,想起昨晚的事情,这小孩子的恶劣,心中火起,再看这像是情侣的两人,恨不得过去揭露家明的丑恶嘴脸,免得灵静这样的小美女受害。她是国外回来的,思想前卫,不会因为两人年纪小就以为两人之间关系纯洁,毕竟在英国,这样年纪的孩子许多都已经跨过最后一步了。

  大客车不一会儿离开了市区,她见两人亲昵地听着一个收音机,向那领队说了几句,不一会儿领队从车里拿出一个录音机来,放入磁带,顿时周华健的《刀剑如梦》便在车厢里回荡起来。

  此时周华健的专辑《风雨无阻》发行还不算久,但好歌毕竟是好歌,那领队有意搞活气氛,随着那歌声也清唱起来,片刻后,车内的前后都响起应和轻哼声。家明与灵静没办法再听收音机,便也停下来听歌。张雅涵心中暗自得意,无意中扫过一眼,却似瞥见家明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再看之时却见家明闭着眼睛听得颇为陶醉,这才确定那是自己心中的幻觉。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众人到达野营的地点,首先是在山脚下树林里的一处空地上准备午饭,计划吃过午饭后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爬到山顶,然后在那里扎帐篷过夜。

  这大概是旅行社细心选择过的一处地点。在领队的带路下,众人穿过一片小树林,便来到了中央的一处小池塘边,树林环绕下,湖水清澈,绿色草毯上点缀着细碎的黄花,用来拍专辑都没问题。众人一见,便立刻喜欢上了这里,随后拾柴的拾柴,生火的生火,准备煮饭。

  原本那领队是想以抽签的形式让众人分开一个个小队伍,但是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团体,分开谁都不同意,这个想法便作罢了,只是在将烹饪用具分发给各人时他显然有些担心家明三人能不能搞定。周围的男男女女都表示欢迎三人加入自己一队,但柳怀沙好胜心强,当场便表示了拒绝:“哼,还不知道是谁会没饭吃呢!”

  海口虽然这样夸下,但事实上柳MM本人向来都是远庖厨的现代女姓,不过据她所知,灵静常常在家里帮着妈妈煮饭煮菜,家明对烹饪似乎也懂,因此就有了底气。任务一分,她出去拾柴生火,家明淘米,灵静择菜。一切倒还算顺利,片刻之后,火便熊熊生了起来,锅一放,只等饭熟,只是柳MM采回来几个毒蘑菇吓了家明一跳。

  解决掉几个毒蘑菇之后,家明将收音机放到草坪上听广播,三人坐在那里,看着几个娇生惯养的家伙忙碌不停,柳怀沙与灵静指指点点,很嚣张地耻笑。那黄浩云跑到池塘便淘米,结果一锅米全倒了进去,这边顿时大笑不已。

  领队连忙重新拿米过去补救,黄少爷脱了这差使,跑到正在生活的张雅涵身边趾高气扬地抱怨,说这里真是无聊,跟小孩子玩家家酒,他在家里如何如何,炫耀不停。张雅涵听得满脸通红,看样子真想挖个地缝钻进去,以表示“我不认识他”。

  如此一阵鸡飞狗跳的胡乱之后,灵静大概是想到一边树林中去解手,起身离开,此时收音机中正播着一则新闻:“今天上午十一点左右,两名持枪匪徒抢劫了江海市城郊的一处农业银行,抢走现金约人民币六万七千块,随后驾车向42号公路方向逃离……”

  家明正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灵静“啊”的一声痛呼便传了过来,她才走到小树林边上,便被从其中冲出的一名中年人撞倒了,这人面上带着一道刀疤,背后背了个旅行袋,看来也像是个来登山野营的,紧跟在他身后,一名三角眼的男子也冲了出来,随口骂了句什么,眼见这么多人望过来,顿时两人都僵在了那儿。

  灵静捂着摔疼的额头爬起来,家明望着这两人,心中却生出不详的预感,这片刻间,那张雅涵已经第一个跑了过去:“小朋友,没事吧,你们怎么能这么走路呢……”

  她站起来,义正词严地说着,那两名男子却都望定了家明放在地上的收音机,那里正持续发出声音。

  “……据目击者称,这两名男子其中一人大概三十五六岁上下,身体稍壮,左边脸颊有一处刀疤,另一人大概二十**岁,身体偏瘦,两人都持有枪械,属极度危险人物,请广大市民……”

  不知什么时候起,两边都已经变得鸦雀无声,彼此对视,那张雅涵拉着灵静也想退开,随后“啊”的一声被那刀疤拉了过去,一把五四式已经抵在了她的后脑上:“谁都不许动!”这一声大喊之中,灵静也被那三角眼一手抓住肩膀,他的手中却是一把自制的双管短铳。

  此时广播中已经跳到一首罗大佑的《恋曲1990》,听在耳中,那种反差无比之大。两个男人看来是想往山里逃,拉了一大一小两名女子就开始后退,池塘边二十多人举起手睁大眼睛看着,谁也不敢说话。灵静被那三角眼拉着,身体颤抖,泪水大滴大滴地沿着脸颊下坠,双眼望着这边的家明,却不敢发出声音来。

  “放心,没事的。”家明用唇语说了一句,两人相处久了,简单的意思倒是看得懂,不过这一句话只是使得她的泪水掉落更多。随后,却见家明举起双手,慢慢地朝着四人走了过去。

  “站住!你要干什么!?不想要命了吗?”那刀疤男子大喊了一声,见上前的是一个孩子,倒也没有太过紧张,柳怀沙在身后带着哭腔轻喊:“家明,回来,家明,回来……”

  吸了一口气,家明尽量做出了畏惧的神情。

  “我……叔叔,我是想……我想跟她们两个交换可以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