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两千年后 > 第一三六章三门
  魔教的本质是法家的传承,后人对于法家的印象大多是严刑峻法,残酷无情。其实诸子百家之中,只有法家是完全没有给自己留后路的,要么变法成功,要么死。

  历史上法家的代表人物,大多死的凄惨。如商鞅,变法最成功者,但是触犯秦国贵族利益,被新上任秦王车裂。韩非,孤身入秦,阻止秦对韩用兵,受李斯嫉妒,被害。李斯,被赵高所害。

  法家的本质是在揭露黑暗,压制黑暗,他们从不相信什么圣人,就连尧舜禹,他们也要披露批评一番,什么禅让,大多争权夺利。法家认为人性本恶,即使是圣人也是肮脏的,遵循的是以恶治恶。

  这种人在现代社会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耿直,他们揭露或者直面了太多的潜规则,揭露了在礼教包裹下的无数谎言,也触犯了太多人的利益,所以在江湖上才成为了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魔教有三门六部。按照法家的思想分为了法门、术门、势门。

  势门包含了暗部和明部。暗部执掌暗杀卧底之类的危险任务,明部大多是窃取情报为主的谍报部门。暗部的首领杜鹃,明部的代首领是薛神医,所以白泽这个教主算是统领了势门。

  法门分为道部和刑部。遵循的是法家的两种思想,道法家,管仲諸葛亮一路,近人情合天理。刑法家,商鞅韩非,刻薄寡恩,反人情合天理。算是魔教的纪律部门,比较超然。

  术门分为战部和变部,则纯属于战斗部门。

  胡夷和朱娟在看到这个黑衣人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黑衣人来自何处了。

  胡夷问道:“你是术门的人?”

  黑衣人道:“不错。”

  黑衣人沙哑着嗓音应着,残影一闪,一拳对着胡夷姣好的脸就打来。

  拳头穿透雨幕,胡夷侧身一躲,但是拳劲还是将胡夷给震飞了出去。

  胡夷在雨幕中滚出多远,溅起了太多的泥水,她大声骂道:“你竟敢……”

  黑衣人道:“我怎么了?相比于你们势门和法门,术门这些年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当年的神刀门也变成了现在的魔教,我们一直苦苦坚持,像过街老鼠一般的四处躲藏,难道就是为了让这样的乳臭未干的小儿来当我们的门主教主,引领我们走向新时代?别开玩笑了好吗?”

  胡夷握紧拳头,叫道:“你懂什么?你不信我们,难道也不信杜鹃首领?白泽是杜鹃首领选中的人,你难道不知道杜鹃首领的身份吗?还敢造次?”

  黑衣人哼道:“杜鹃?她还有一个名字是叫楚慧吧,我知道她是魔君楚飞的女儿,楚飞已经背离了魔教,难道他的女儿还能有几分信誉度?”

  胡夷却骂道:“你有种当着魔君的面说。”

  黑衣人狡猾道:“当着魔君主的面我肯定不敢如此说,但他已经失踪了那么多年,你拿一个远在天边的人压我多么的不切实际。”

  意识模糊的白泽听到这里却是精神一震,暗部首领杜鹃,执烛火之人竟然有这种来历?他好奇的看向一旁的朱娟。

  两人眼神交流,朱娟点了点头,她忍着肩膀的剧痛低声道:“术门的人这些年死了太多,但活下来的没一个是善茬,小心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雷声轰鸣,闪电舞动的仿佛白昼,雷声越来越低,雨声越来越急。白泽望着赵涟漪所在的屋子担心着,他其实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安危。

  胡夷和朱娟顿时向着黑衣人齐攻而去,飞刀与棉针,暗器交叠夹杂着雨幕齐发。

  黑衣人在云态之中浸淫已久,他的气罡已经练到可以离体,挥手一推,顿时一股气在其周身环绕而起。

  气本无形,但因雨幕的作用,开始具形化,黑衣人只是挥手一推,他的身前就形成了一个蛋壳形的水幕,把飞刀与棉针挡在水幕外。

  接着黑衣人挥掌一推,便把胡夷和朱娟震飞了出去。星与云之间的实力鸿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跨越过去的,实力的差距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弥补的。

  黑衣人道:“胡夷和朱娟,我不会杀你们的,我们都是魔教的同袍,但他不是,他不算。”

  朱娟惨笑着:“我知道,你想教主的人选从你们术门中产生,哼哼,人都是自私的,说到底,帝王心术,厚黑学都源自我们法家的思想,不要大义炳然。”

  黑衣人指着单膝跪地的白泽审判着,“不错,我们魔教的思想源自于法家,法家不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我们的武功,从来都不是光明正大的武学。”

  朱娟无话可说。

  胡夷仰躺在肮脏的泥水中,本已经没有多少气力,此时却是挣扎着大叫道:“我们行走于黑暗,但不是为了堕入黑暗,我们也渴望光明。”

  胡夷脸上满是雨水,她哭了,“那是我们的理想,我们认识到人性的黑暗,所以才追求绝对的公平,你可以杀了我,但不可以玷污我的理想,玷污我们所有人的理想,你不配。”

  胡夷的话,字字句句诛心,黑衣人却是羞愧的连退三步。

  朱娟惊讶的看向胡夷,这种话她是说不出来的,也只有胡夷能说的出来,她自愧弗如。这一刻她明白胡夷的道心已立,比她先,比她早,白泽说的没错,胡夷的赤子之心往往要比她的自作聪明更有效。

  有道心的人,就相当于有信仰的人,一个人可以打败一个人,剥夺她的生命,却永远也打败不了她的信仰。

  有道心的人,才可以在武道炼气上走的更远,因为无谓无惧,鬼神勿近。

  朱娟叹道:“大家都是同袍,不要遮掩了,说说你们术门支持的人是谁?”

  黑衣人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脸上潮湿的面巾,露出一张饱经沧桑的脸,“道不同,我们支持的是夜猫儿。”

  朱娟叹道:“那个号称百年来难道一见的修刀奇才?”

  黑衣人自豪道:“正是。”

  黑衣人说着却已走到了已经不能动弹的白泽身前,抬起掌对着白泽的天灵盖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