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身成仙 > 第七百零八章 算计落空 (大章)
  能够让凡人立即成仙的东西有很多,一般来说大多先天灵根的果实都可以让凡人成仙,天仙以上的仙人用的许多仙丹也有足够的力量让一个凡人成仙。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因为大多灵果和仙丹的力量都很强大,凡人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住。就连蟠桃和人参果,一般的凡人吃下去都很有可能爆体而亡。

  所以能让凡人羽化成仙的仙丹,不仅要有强大的能量,而且能量必须要绝对的温和,更需要有能够让凡人身躯和灵魂蜕变的力量。

  诸多条件下,能够让凡人直接成仙的仙丹,少之又少。当初嫦娥之所以能够承受那颗仙丹,都是因为后羿用天地灵果和本身力量给嫦娥温养过身体。加上那又是羲和特制,太阴本源的力量最能温养身躯和元神,不然嫦娥也不可能立即就羽化登仙,飞升太阴。

  如今曹植只是普通凡人,身体羸弱。而云梦金丹在云梦泽来说,并不是最好的仙丹,云鹭也不曾听过此丹能够让人羽化成仙。当然,云鹭不是怀疑金丹的功效,而是怕曹植受不了其中的苦楚。仙丹也不是万能的,只有破而后立,才能让人一步登天。一旦承受不住,就会前功尽弃。

  “妹妹,你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宓妃拍了拍云鹭的手。

  云鹭点点头,继续看着仙光之中的曹植。

  道道仙光洒落,光羽一片片的飘落,云雾自生,星光点点,一如云梦泽仙雾。仙光之中的曹植,越发的璀璨,道道仙光在其体内流转。气息开始变的缥缈起来,人也越发的仙气盎然。

  忽然,所有仙光一顿,一道金色的龙形虚影自曹植体内呼啸而出,一举打散所有的仙光。巨大的力量化作一道气浪,朝四周散去。

  宓妃见状,双手一展,化成一个结界,挡住了这股气浪。

  “噗”

  随后,曹植吐了一口血,金龙虚影消失不见,人也瞬间从空中掉了下来。

  “子建。”云鹭一跃而起,接住了曹植。

  “你怎么样了?”云鹭满心担忧,将仙气渡入曹植体内。

  “噗”曹植再次吐了一口血。

  宓妃连忙阻止云鹭,“别往他体内输仙气,他的身体现在承受不住仙气。”

  宓妃用自己的水泽之力,稳住了曹植的情况。虽说仙丹遭到人道之力的反噬,但好歹这是曹植本身的守护之力,倒是还护着曹植,没有伤的太重。

  云鹭连忙停止,“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而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妹妹,这大概就是天意。他体内有人间皇气,乃是帝王命格,他不能成仙,这是天规,不仅仅是天庭制定的天规,而是天地法规。”

  云鹭愣了愣,“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若他是帝王,就算圣人来临,也没有办法。他只是帝王之命,还未成皇帝,倒是还有办法。但是妹妹,我们没有仙丹了。而且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了另一颗仙丹了。”

  宓妃是曾经的帝女,对于人道之力,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就算是当初的她,也不过是用功德成神,三皇五帝也是如此。虽是准圣,大罗金仙这般的道行,用的却大多都是人道之力,而非正统的仙术。

  云鹭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生气,没有什么比给了希望,却在下一刻就成空来的更让人绝望了,或许她一开始就不该抱有希望的。云鹭抱着曹植,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天意如此,妹妹,你看开些吧。”宓妃说道。

  云鹭忽然想到了什么:“姐姐,你是人皇之女,你应该有办法的是不是?”

  宓妃摇摇头:“妹妹,太迟了。若是一开始就知道他有帝王之像,或许还有一丝机会。但是现在,他的帝王之气已经完全被催动,毁坏了仙道的根基。不说我们没有另外的仙丹,就算有,也不可能了。”

  宓妃见云鹭准备开口,就又说道:“这不是孕养不孕养身体的缘故,而是他的根骨本就不适合仙道。而他身上又有极重的文气,几乎占据了整个人族的大半,使命未完,与仙道无缘。就算他没有帝王之相,成仙的机会也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办法了。除非,圣人出手,但你觉得那可能吗?”

  “你莫要把成仙看的太简单了,就算那些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生灵,他们成仙的机会也不多,一旦第一次失败,再来一次就会难上加上。一般来说,都只有一次。不成功,便成仁。你能出世便是仙,那是跟脚出众,也是因为云梦泽的福缘。成仙并不简单。”

  “你看洪荒修道之人何止亿万,可是真正能修成仙的也是万中无一。”

  事不可为,宓妃是真的希望云鹭能迷途知返,云梦泽那是多好的机缘。莫说他们这种普通的仙,就算是对大罗金仙,准圣,上古神灵都是求都求不来的机缘。若是失去了,岂止是可惜。

  云鹭看着怀中的曹植,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有些事没有给过希望,就不会那么执着。一旦尝试过,或许真的撞了南墙都不会回头。

  “妹妹,你莫要想去求娘娘。若你真的那么做,不要怪做姐姐的不留情面。我就算杀了曹植,也不会让你去的。”宓妃突然严肃。

  不说羲月和女娲的渊源,单凭羲月帮过她那么多,她就不能看着任何人去毁了云梦泽的名声。

  “姐姐?”云鹭有些惊讶的看着宓妃。

  宓妃说道:“你莫要这般看着我,我也是为你好。仙凡之恋有违天规,你贸然前去,什么下场你比我清楚。何况娘娘与我有恩,我更不会让你毁了云梦泽的清净。”

  “放手吧,于你于他都是解脱。或者你们愿意飞蛾扑火,承受的住瑶姬长公主那般的下场。”宓妃说道。

  云鹭看着怀中的曹植满目柔情:“我只愿他平安。”

  宓妃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云鹭会想不开。她是真的拿云鹭当妹妹看,不想看她走错路,当然她也是为云梦泽考虑。

  “姐姐,我想陪他一起走过余生。”云鹭说道。

  宓妃一愣,随即大喊:“你疯了吗?”

  “我自愿当一个凡人。”云鹭说道。

  宓妃笑了:“你想当凡人?舍去这身修为吗?你莫要忘记你的原身不是人。你若舍弃这身修为,那也只能变回一只白鹭。你指望他守着一只白鹭过一生吗?”

  “我可以保留人身。”云鹭说道。虽然她在云梦泽时间不长,但是各类法术学了不少。尤其是散功重修,或者落凡成人。以前她不知道云梦泽为什么有这种法术,现在她觉得或许就是为她准备的。

  要是羲月知道云鹭这想法,或许会给她一掌清醒清醒。她前世是人,自然也就萌生了创造各种生灵转变成凡人这种法术的想法。加上她又交好女娲这个人类之母,所以想法才会变成了现实。纯属无聊之作。

  “你不可以这么做。”宓妃大声喊道。

  云鹭笑了笑,没有回答。但是她身上开始出现阵阵霞光,一道道精气从其身上溢出。

  宓妃见状不好,连忙出手阻止。可她的手还没碰见云鹭,就被一道碧绿色的仙光给震开了。一艘绿舟飞到云鹭头顶,将她和曹植护了起来。

  “曹植,你赶紧给我醒过来,阻止她。”宓妃奈何不了绿舟,只能大声喊道。

  可是曹植依旧昏迷,也或许云鹭阻挡了所有的声音。

  云梦泽之中,正在修炼的羲月睁开了眼睛。刚刚,时间之心跳动,似有事发生。羲月也心中奇怪,若然有事她也会有所感知,怎会让时间之心抢先。

  羲月掐指一算,天机混沌,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天道沉睡倒是如今这般情况。

  羲月周身时间之光一转,以无上法力冲破一切,看到了云鹭正在转生成人的画面。

  “好胆。”羲月顿时震怒。

  羲月召来金蝶,打开空间之门,一道时间之力沿着羲月的指尖进入时空之门。

  “虽是有人算计,到底是你道心不稳,贫道给你一次机会。若然还执迷不悟,也不能怪贫道无情了。”

  洛水之畔。

  云鹭的精气四散,使得四周花草疯长。

  “妹妹,不要啊。难道你忘记娘娘的恩德了吗,你这样做如何对得起娘娘。”宓妃在一旁大喊,也在全力攻击绿舟的防御。可是宓妃自来怠于修行,又如何打的破这先天灵宝的防御。

  就在这时,天际响起一道晴天霹雳。巨大的声音,使得洛水都震动了起来。与此同时,距离此地无数路途的一处仙土之中,有人闷哼了一声,嘴角流出一丝金色的血液。

  宓妃大惊,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情况,雷霆就消散了。这一刻,宓妃突然有种错觉好像天地变得清明了一些。

  “噗”

  云鹭吐了一口血。因为雷霆的影响,她的法术被破终止,受了不小的内伤。

  “妹妹,你怎么样?”宓妃连忙跑了过去。

  云鹭说道:“我没事。”

  “妹妹,你听我说,你不可以这样做。就算你不顾惜自己的这身道行,你也不能对不起娘娘。”宓妃说道。

  云鹭有些恍惚:“我之前是要堕仙成凡?”

  “是啊,你不可以这么做。”宓妃看着有些恍惚的云鹭,意识到有些不对,“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到反噬了?”

  云鹭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就是脑子有些乱。可能是刚刚的雷霆的缘故,震的我有点晕。”

  曹植动了悠悠转醒,抬头就看见了云鹭嘴角刺目的血迹。

  “洛水,你怎么了?”曹植连忙起身,抓住了云鹭的手。

  云鹭下意识的把手拿了回来,“我没事。”

  “那就好。”

  宓妃说道:“你成仙失败了。”

  “什么?”曹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体内有帝王之气,与仙无缘。就算是云梦仙丹,也帮不了你。”宓妃说道。

  “失败了,失败了?”曹植低喃着,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的事,果然连上天都不愿成全。”

  宓妃在一边说道:“人仙之恋本来就触犯天条,天又怎么会帮你们,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是啊,我早就知道,可是却不死心。我总以为我们可以感动上天,让上天成全我们。”过了一会,曹植咬着牙说道,“既然天命不可违,洛水,我们就顺从天意吧,就像之前说的那样。”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曹植发现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也没有和之前那般的痛。或许,放弃真的不是一件难事,也或许是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说了吧。

  云鹭犹豫了会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或许我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爱你,我无法舍弃我的道行,更无法对不起云梦泽。刚刚我做错过了一次,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那我不能再错了。”

  云鹭的一席话,并没有让曹植难受,反而有种释然的感觉。

  “你的选择是对的,我也有我责任,我们本就不该勉强在一起。”曹植说道。

  宓妃在一旁有些发愣,这是什么情况。之前不是还要死要活的,现在就大彻大悟了?难道是刚刚那个天雷,把这两个人都打醒了?

  “我要回云梦泽了,你也回去吧。我会永远记得你,记得这段美好的回忆。”云鹭说道。

  “我也是,洛水,再见,希望你可以一直都平安快乐。”

  曹植走了,带着洒脱,也带着对云鹭的爱。他这一生,也算精彩了。爱过,也被爱过。见过仙,看过神。

  “再见。”

  “噗。”那处仙土之中,那人再次吐出了一口血,气息顿时萎靡了下去。

  “果然不愧是云梦泽的人,道心坚定。就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可惜了。”

  云梦泽,羲月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总算没让我失望。”

  随后羲月眼神一冷,“竟然敢算计到他们身上,你们给我等着,我定要你们好看。”

  “不过凌齐怎么死了,这到底是谁的手笔,还是只是意外?”

  “难道,这真的是我算错了,凌齐不是那人的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