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给大爷留下买路财 > 第二十四章稳婆锦娘
  “您可还记得,他们从镇子上请来接生的稳婆是谁么?”顾浅生继续冲着孙婆婆问道。

  “接生的人啊……”孙婆婆愣了一下,“当然记得,那可是十里八乡都有名的稳婆了,在出了名头之后就没有不能成功接生的孩子,可惜折在了她们家手上。也是造了孽喽。冲着她的名气,拖了太久。”

  顾浅生刚想重新说一遍自己的问题,孙婆婆就已经自己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啊,人老了就是喜欢啰嗦。”

  老太太脸上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那个稳婆叫锦娘,年轻时候是镇子上少有的美人儿。”

  ……

  “锦娘?”君篱将早前从镇上买的馍馍递给了顾浅生一块儿。

  顾浅生直接接过来咬了一口,他从回来就一副一直在沉思的样子,君篱问什么说什么,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一会儿。

  君篱听了个大概。

  “你想找这个叫锦娘的人,我们去趟镇子上不就得了。”君篱一边填着肚子,一边道。

  顾浅生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没想好我要是真找的人了之后,该从何问起。”

  “先找到人再说吧。”

  午饭过后,君篱将一切收拾好,顾浅生再次借着呆当了一回甩手掌柜。

  这人的懒简直是有目共睹的。

  勤快的点也很让人难以理解。

  “好了么?咱们现在就走吧。”顾浅生比君篱想象的还要积极的太多,大中午的第一次没提自己想睡觉的话。

  他自然不会反驳。

  于是两个人直接去了镇上。

  一路问着人找过去。

  锦娘确实有名,可惜的是,在四年以前,锦娘就已经过世了。

  看着已经显露出破败迹象的房屋,顾浅生和君篱相顾无言。

  说的真没错。

  根本就找不到人。

  四年前过世的,跟当年的事情,应该没什么关系,毕竟那都是将近二十年以前了,找到了锦娘,她也未必还能记得当初的事情,更何况是别人。

  看上去有些头绪的线索就这么突兀的断了。

  “你为什么对李伯家的事情那么执着?”君篱有些不理解顾浅生的失望神色。“之前没去时候,不也一点儿事也没有么,怎么突然着急起来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君篱有一下没一下掂着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石头,边问道。

  顾浅生刚要回答,君篱就拽着他飞身上了旁边的一棵树。

  这是要干什么。

  顾浅生有些不解的皱眉,刚待开口,君篱冲着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不过片刻时间,树下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四处张望着。

  君篱手中石头向下一抛,准确的砸在那人腿上。“不是叫你别跟着我了么。”他纵身从树上跃下,站到那人身后。

  “我,我这是第一次跟着你好么。”那人一惊,猛地转身,同时往后退了一步,弯腰去揉被砸痛的腿。

  “别装了。”君篱背靠着大树,眸子里带着审视,盯着面前这个人,“怎么,想跟我比划两下?我可不喜欢被人暗搓搓跟着,想跟我打的话,随时欢迎。”

  “没有没有。”那人连连摆手,“你们刚刚不是在找锦娘,她的事,我门儿清。”

  “哦?”顾浅生也从树上跃下来,这些天一直跟君篱呆在一起,本来就懒到一定境界的他更不会去警惕周围了,不然也不至于现不了身后跟了人。

  “不对,这块儿的事,我都门儿清。”长得有些獐头鼠目的人,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即使做出了这样的担保,也很难取信于人。

  顾浅生冲着他一挑眉,“你才多大岁数。”

  “这话就不对了,几百年前的密事,搁到现在,也还能剩下一两个知情人,你能因为别人年轻,就敢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呵,还挺能说的。

  顾浅生沉了沉眸子。

  “条件是什么?”

  男人伸出了手掌,脸上露出了有些猥琐的笑意,“五十两。”

  “我怎么能判断你说的是真还是假。”顾浅生神情冰冷的看着他,“更何况看你这长相,我只想一巴掌过去。”

  他这副表情,配上说话的内容,颇具喜感,君篱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这么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儿,指着顾浅生哈哈大笑了起来。

  “公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看你也不像是差钱的人。”男人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

  顾浅生有些不耐烦的皱眉,“那你就说说吧。”他直接从君篱的怀里拽出了一张银票,也没看上面的面额,直接丢了过去。

  刚刚还笑着的人立马哑火了。

  “公子够爽快。”男人看见银票,立马又换做了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锦娘这个人吧,除了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稳婆之外,她还做生意。”

  “什么生意?”顾浅生皱眉问道。

  “替穷人家转卖孩子。”男人将银票揣在了怀里。“不过她这生意不好放到明面儿上,所以一直都在做后手生意,不过有人愿意出高价的话,她还是愿意稍微坏一下自己的名声的。”

  “说句实在话,一个稳婆给人接生一辈子,从来不出差错,说出去谁都不信是吧。”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顾浅生看着这个男人,若有所思。

  男人连忙谄媚的笑着摆了摆手,“我怎么能猜出来你们想要问什么,不过要说到锦娘,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了。”

  “行了,钱也到手了,那我就告辞了。”

  男人说完之后,冲着顾浅生微微欠身,飞从二人视线之中离开了。

  君篱仍旧背靠着树,“就这么让他走了?不再问清楚点儿?”

  “够清楚的了。”顾浅生拍了拍手,表情轻松了些许。“算了,就这样吧。”

  “你这人真奇怪,变来变去的。”

  “我再想下去,也未必能得到什么好结果。”顾浅生走在前面,边轻声念叨着,“不如不再继续纠结,叫你看着也心烦。”

  “这你倒是错了,我看你纠结可没有什么心烦的感觉。”君篱跟在他身后,一边说着。“最多是想替你分担一些。”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顾浅生声音轻飘飘的,“回去,睡觉。”

  不出意料的回答,懒死你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