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珠玉满地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下午天气晴好起来,几日来难得一见的艳阳不负众望,终于打破了一个冬季冷雾弥漫的阴冷,人世间因为这神秘却又普通的太阳而正气倍增,地上的潮气一点点的蒸干,街道上也熙攘起来。

  沈含玉在餐厅门口踱了几步,姜黄色格呢大衣在阳光下越发显得色泽温暖,衬得他眉目如画,比平日柔和了许多。他踱了几步,显得颇有些无所事事,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车。因为离得稍远,只能看清里面的人影,隔着玻璃,影影绰绰------女子的侧颜隐约可见,可想要看的清楚就十分费力,可他却打量的仔细。宛珠今日的发型是双麻花辫,她本就长得俏丽,大概在车里也等得烦了,左看右看的,发梢在顾盼之间微妙的摆动,宛如跳动的音符。不一会儿她挪到另一边去,背对着自己,不知是看什么入了神,那一缕令他追随着看了许久的头发也不动了。沈含玉心里暗笑,无奈的摇摇头,便要走过去,忽然风铃一响,服务站帮忙将大门打开,林羽辉手里拎了大包小包的糕饼,从宝玉西点里走了出来。

  “少爷,您要的样式,每样两份,一咸一甜。您看看,这包装何如?为了拿着好看些,我特地弄了这个包着。”

  沈含玉看过去,见他左手提拉着四个金黄色的纸盒子的包装,右手里握着细麻绳捆好的油纸箍着的一大包咸点心,不由惊呆了。林羽辉憨笑道:“少爷满意就好。”

  沈含玉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他肩:“让你拿点意思一下就得了,这种东西全家也就青举爱吃。拿这么多。我大嫂肯定说我惯他吃甜东西。”

  林羽辉脸一跨,“哎呦”了一声:“少爷,您可轻着点。我这昨天才受的伤。再说了,小公子这么久都不回来。您多拿点就不是惯着了,是应该的。更何况我拿了好多咸的,不长肉长力气。”沈含玉冷笑一声,做势又要拍上他去。林羽辉机灵的闪开,跑到车门边上去了。

  二人上了车,宛珠从后面伸过头来,空气里登时弥漫着一阵似有似无的冷冽幽香。沈含玉侧过身来,索性三分打趣的看着她。宛珠被看得不自在,笑道:“耽搁这么半天,我当是要干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些点心。”林羽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见宛珠离得近。便知趣的眼观前方。坐得板直。嘴上也并不搭腔。

  “大哥的孩子之前一直在远游,说来有几个月的光景了。这次去了这么久,我这个当叔叔的不拿点见面礼。总是不好。青举爱吃点心,我便着人按照他的口味做了。估计我们一会儿到了本家,这东西还是热乎的。”宛珠想了想,道:“那你只给一个人买东西,另一个岂不是受冷落?”沈含玉好笑的瞥了她一眼,眼梢仿佛藏了潋滟的水波:“就知道你想的周到。我定了凤居的白玉算盘,届时送与允明,云大小姐觉得可好?”

  宛珠的腰撑得累了,缩头坐了回去,无奈道:“好是好,只是这一比又有问题了。你给哥哥定这样好的东西,却只给弟弟点心,怕是要被说偏心...”

  沈含玉刚要回头继续说,林羽辉忽然神情严肃的转过头来,小声道:“三少,有情况。”

  沈含玉回过头去定睛一瞧,见一个豹目狼腰的黝黑汉子徘徊在宝玉西点的门前,也不知是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虽是伸颈四处观望,眼睛却一直溜着大门口的服务生,林羽辉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少爷,真想不到,他竟然来了。这人平日里可是从不离燕子窝的,大爷对他很是信任,这个时候竟然在我们这晃悠,我看,八成是有事,九成是大爷派过来的,十成是专程来找您的。”

  沈含玉听着他用了一连串的排比,有些好笑。林羽辉知他不喜华耀身上的烟臭,低声道:“少爷,要不,我出去会会他,您看何如?”沈含玉冷冷的向着华耀张望的方向看了一眼,很是淡然:“不急,咱们再等等。”

  宛珠见二人看着车窗外一个面向凶恶的男人低声嘀咕,仔细一听心中清明,倒也*不离十了,心中暗道:看来途中生变,这晚上的团圆饭,怕是吃不成了。她本是被沈含玉硬拉着要去本家露面,这种邀请宛珠本能是想要拒绝的,无奈看了沈含玉阴沉的脸色,怕他又和自己白白生气,那些话硬是咽了下去,压根没敢说,可是心里却并不踏实。虽然她和沈含玉之间讲的很清楚,如此这般行事,只是为了躲过杜牧镛一劫,可是事到如今,这件事已经演变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地步。一想起晚上那一大家子人,沈含玉之前还因为这件事大受责难,那沈家老爷也曾放言,想进沈家门,自己只能是妾。这一切都让她恐惧不适,巴不得有人作梗,散了这场团圆饭。如今沈含凯的手下来这里找人,似乎有隐秘而紧急之事,也许晚上的饭,也就此作罢了。若是这样,还真是天遂人愿,倒乐得清静。

  宛珠装作看着车窗外的光景,心里却是一番思量。见沈含玉和林羽辉低语,她索性把脸一转,故作不闻,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移到了街角的林林总总。宛珠正在沉思,忽然心口一窒------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身姿稳健,步履坚定。一身赭石色绸缎长褂,架着一对圆溜溜的水晶黑眼镜,儒雅又威严。那浑身肌肉的男人见了他,仿佛老鼠见了猫,毕恭毕敬的叫了声:“大爷。”立时显得他人也矮了几分,低着身子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丝毫不敢怠慢。两个人说了几句话,便朝着沈含玉的方向走来。

  沈含玉俊颜一展,笑容虽是一闪即逝,却少了惯常的冷傲。他打开车门走下车,不待沈含凯走近自己,便大踏步迎了过去。

  “大哥,这么巧?”

  沈含凯看着他,伸出带着金镶翡翠戒指的右手食指在空气中朝他一点,动作很是洒脱恣意,他虽带着墨镜,笑意却忍不住的从眼里蔓延开来,仿佛每一块面部肌肉都松弛了下来,让人放心。见沈含玉朝着自己走过来,沈含凯索性停了脚步,背着手等他了。

  林羽辉坐在车里,背影沉默、安静,如一尊没入阴影里的石像,他知道沈含凯此行非虚,定有要事相商,便留在了车里,没有跟着沈含玉下去。在这样的平静之下,却只有一双眼是犀利的,林羽辉牢牢注视着和沈含凯走在一起的少爷沈含玉,不放过二人一丝一毫的动作。

  “阿耀,你在这边等我一会儿,我和三弟聊几句。”

  华耀敛容正身,应了声是,立在原处不再多语,十分训练有素。

  沈含凯和弟弟沉默着并肩走了一会儿,二人几乎是同时拥有的默契,距离华耀走了百步远的时候,便驻足路边,远远望去,看得出他们谈得很是轻松愉快,不时一笑,气氛融洽。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沈含玉作别哥哥,回到车里。

  他是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林羽辉看着沈含玉发动车子,抑制住自己探究的心意,眼里却不乏担忧。

  路上也许因为大家各怀心事,气氛显得有些沉闷。沈含玉瞥了眼身边目不斜视的林羽辉,余光里扫过宛珠倩影,率先打破沉默:“宛珠,今天晚上的饭,我无法带你去了。”

  他的话音落下,余音尚有一丝回绕,换来的依然是二人死寂样的沉默。沈含玉趁人多把车速放慢,轻松笑道:“你们俩到底怎么了?后面那位小姐?蜜思云,你睡着了?”

  “啊…”宛珠如梦方醒,反应慢了几拍,表情里带着歉意:“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打盹,这太阳照得,人都有些松散了。你刚才说的我只是过了耳朵,压根没想。你说什么来着,今晚上的饭不吃了?”

  她似是确认,又是询问,沈含玉了然一笑:“是这样的,本来晚上的团圆饭,我是不好不去的。全家人都出席,两个孩子大老远的回来,当叔叔的不去,任谁也说不过去。可是今晚上赶上了更重要的事。大哥那边收到了纪老猫的邀请,纪老板在上海也是个人物,他来请,面子不小了,茶楼开张,搞了个群英会,无非是让大家来捧个场,以后好做生意,偏偏赶到了今天,大哥又不能不去,至于本少爷,我言微人轻,派不上什么用场,可是大哥亲自出面让我陪同,我总不能不给面子。再说大哥一向也办事稳妥,这件事老爷子肯定是同意了。宛珠,那个团圆饭没意思,不如,你晚上跟我去这个玩?管你有意思。”

  宛珠心里一喜,终于推掉那讨厌的饭局,一听又有应酬,当然是推脱:“哪里,我这几天累的慌,想休息。你且去吧,男人去的场合,我去算什么?”

  沈含玉听了这话,停了一瞬,道:“你也别急着拒绝,到时候再做决定也不迟。羽辉,今晚上你也去,其他的弟兄,挑几个身手好的,在暗处盯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