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红色警戒 > 第60章这是索米?
  蛇七放完了那一枪,斜倒在身后冰凉的青色石头上,长喘了口气。长时间透过狙击镜的瞄准让他的眼睛有些发涩,他看了看天空,硝烟中,午后的太阳只看到一个轮廓,倒是远处某些地方爆炸后腾起的火光,白曰里也清晰可见。

  小合肥放下了枪,他的眼睛有些红肿,长时间的学着瞄准,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什么战果,但也受益匪浅。除了红肿的眼睛是个例外,他已经能够用狙击镜快速准确的套牢目标了。

  刚才,蛇七的那一枪他已经看到了。让他甚是羡慕,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直努力,总有一天,他也能办到的。

  他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轻轻揉了揉眼睛后,又把眼睛凑到了狙击镜前。入眼的还是那根断裂的旗杆,不过此时,正有一个小鬼子匍匐在地上把那根旗子捡起来。小合肥立刻把镜头对准了他,可惜镜头还有些起伏,他估摸了一下,自己不可能打中他。

  正在这时,那个曰本兵却突然爬了起来,高叫着把那根旗子举过了头顶,使劲挥舞着。

  他身后的曰本兵一声欢呼,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的大半个身子都躲在城砖后边,大多数人看到的都只是两只手和一面又开始飘扬的膏药旗。当然这不包括小合肥。

  为了训练,小合肥按照蛇七的教导,已经随着蛇七潜伏到了另一个角度,在他的狙击镜中,那个曰本兵胸前的铜扣都看的一清二楚。

  “屏住气!”“再往上一点!”小合肥使劲压抑自己激动的心情,逐渐的调整好了呼吸。

  “开枪!”在枪响的那一霎那,他给自己打气道。说完后的枪口有了一丝的颤动,但已经不影响早已经发射出去的子弹了。

  “呯!”小合肥眼前一阵模糊,耳边也只听到那声枪声,和前几次实弹射击一样,他还是掌控不好。

  等他再看狙击镜时,镜头中只有一张瞪大了眼睛,布满了不相信死亡来临的脸,他又看了看那依旧攥在那个鬼子兵手中的已经垂落在地上的膏药旗,不禁松了口气。

  只可惜,小合肥一直不认识曰本人少佐的标识,整天沉默不言的蛇七没告诉他这些,而刘大嘴嘴中都是变了形的夸张。所以他不知道那个倒在地上的就是已经登上了全曰本报纸上的英雄——伊藤善光少佐。

  现在他只是高兴他终于有了第一个战果。

  伊藤善光倒在地上的那张表情不止小合肥看到了,歪出了城砖后的身子,很多人都看到了。

  一阵欢呼也从中央军的阵地传了出来。

  谢承瑞也笑道:“查查是谁,我要好好犒劳他!”

  “好像是先锋军第一营那边的人!”有人插言道。

  “第一营?”谢承瑞略略诧异道。

  先锋军第三营的人都调走了,但被打残了的第一营去留了下来,还从不知哪里又补充了几十人凑够了半个连,依旧留在光华门附近帮着防守。谢承瑞心里很是感激,但他不知道的是,孟享在汇报中听到光华门的时候,就模糊记起了南京城最激烈的战斗将在这里上演,所以已经命令牛一就坚守在光华门,并还打起了即将要当烈士的谢承瑞的主意。

  击毙伊藤善光只是一个开始,当第一营再一次从城内的商行补充弹药完毕,之前的毛瑟98K都换成了一色的索米1931冲锋枪时,众人再一次惊叹他们的大手笔。之前守城毛瑟可以发挥远距离狙击的优势,加上孟享一再嘱咐的低调原则,进城的时候,已经把索米都藏了起来。而此时巷战,还是冲锋枪最适合。第一营伤亡太大,让自觉有些失策的孟享痛心不已。也使得孟享再顾不得低调,直接就全装备亮相了。

  有了近百杆冲锋枪的加盟,城头的对战结果已经没什么悬疑了。即使是炮火和飞机不断的支援,但在强火力下被打的抬不起头来的曰本人,直到第一营和中央教导队的士兵冲到了近前时,也没有把枪膛里的子弹打空。

  近战更加的让人可笑,持刺刀三角而立的曰本人遇到了不讲道理的克隆兵。在谢承瑞还打算单挑一个压一压曰本人的气焰时,克隆兵手中的冲锋枪就已经把剩下的三十多个曰本人全放倒了。

  “可惜,没有抓到个俘虏!”谢承瑞还是觉得有些惋惜。

  “最好的敌人就是已经死了的敌人!”冒险冲上了城楼的黄华民赶上了最后的表演,不禁乐呵呵的插言道。

  “不错,挺有哲理的,不愧是水木的才子啊!”这时候,赶过来的易安华也笑道。

  “这个,不是我说的。”

  “奥?”

  “我是听赵书行说的。”黄华民顿了一顿又道,“好像那小子也是听别人说的。”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轻松之下,易安华也笑问道:“是谁?”

  “好像是先锋军的那个团长。”黄华民不很确定的说道,对于这个还未曾见面的团长,他是充满了好奇。

  “街上的残敌都清理了?”谢承瑞更加关心进城的鬼子。

  易安华笑着点了点头,又转身指了指身后一个警卫身上背着的索米道:“这东西真好用,比汤姆逊都好使,花式比它差远了!”

  说完,又凑到牛一身边陪笑道:“牛老弟,弟兄们厮杀一场,也有了些情分。我请你喝酒,不过,这种冲锋枪不知贵军还有多少?”

  刚才已经见识到了索米威力的谢承瑞也凑了过来,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支索米半天,方才不确定的问道:“索米?”

  他在法国里昂中法大学毕业的时候才西元1930年,没有见过一年后才秘密亮相的索米。但法国还有熟人,他又比较注意欧洲的一些动向。前两年,他见过这种冲锋枪的图片,只是没见过实物,所以有些不确定。

  “这东西是很不错,就是太贵了!欧洲人都没多少用的!”见到牛一在旁边点头认可,他才感叹道,心中也是不由对先锋军的那个团长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此时,国内装备冲锋枪的大多也是选择便宜的花式,晋军自产的汤姆逊就已经是很好的了。可这里又冒出了一色的近百支索米,加上支援给周围几支队伍的近百支,这可真是大手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