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带着两亩地 > 第354章魏爱国的承诺
  付完车钱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宁致远,看着寿百年滋补品专卖店的招牌,哪里还不明白自己之前,关于这家店幕后的才板就是那位老中医的猜测,还真给说对了。

  “圆子,嘿嘿……你来啦。”接到电话从寿百年店里一溜烟跑出来的侯耀华,看着死党那戏谑地眼神,脸上不由一阵尴尬,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苦笑还是傻笑。

  “好啦,电话里说得不明不白的,到底怎么一回事?”知道死党尴尬什么的宁致远,到是并没有着急着进去,而是想从死党的嘴里掏出点有用的信息。

  “其实也没什么,玉参已经顺利卖出去了,跟你上回的价格一样,一枝五百万,一共一千万,款子这会儿应该已经打到你的帐上了,只是……只是……”

  别看侯耀华是个官二代,在外面的时候,虽然谈不上鼻孔朝天,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数落的。可在面对自己的好兄弟时,却总是自然而然的有种敬畏的心理。

  特别是这段时间,这种心理上的感受越发的明显起来,搞得侯耀华自己都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可每次遇上事儿了,一看到死党的眼神,这心里却总是忍不住七上八下的。

  “好啦,别只是只是的了,我又没怪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直接说吧。”没好气地瞪了死党一眼的宁致远,可看到对方那谄媚的表情,又忍不住想笑。

  “哦,其实是吧,事情是这样地……”眼瞅着死党确实没自己生气的意思,暗松了一口气的侯耀华,这才正色地将自己卖玉参时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原来,在接到侯耀华关于有两枝野山参要卖的电话之后,那位特意留下了自己私人联系方式的老中医,只是愣了一下,就直接邀请对方到寿百年这边见面。

  见了面之后,对于玉参的出现自然是很惊喜,在检查无误之后,很痛快的就把款子给付了。不过,就在千万巨款到手的侯耀华,正打算乐滋滋地闪人时,却被地方给留了下来。

  一开始,在来之前就已经得知死党猜测的侯耀华,还以为对方是想见见正主儿,或者说,对玉参的来源起了心思,可没成想,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你说是,那位叫魏爱国的老中医给你把了把脉,发现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太好了,所以,才要见我?”听完死党的这一翻叙述之后,发现自己猜测有些错误的宁致远还真是有些意外。

  “对,一开始魏老问我是不是吃了什么类似玉参的大补之物,我说没有。后来才问我,是不是练了什么健身方面的东西,我也没在意,就说自己在练五形健体操。”

  “结果,对方很好奇,而圆子你也没说这玩意儿不能对外传,所以,我就透露了一点。没成想,这魏老就说想见见你。”老实交待的侯耀华,一脸我很无辜的表情。

  好在,宁致远也知道,这位名叫魏爱国的老中医,对死党家来说确实挺重要,再加上,五行健体操的事情也确实是自己没当回事,所以,还真是怪不到对方的头上。

  “行了,知道你是无辜的好了吧,赶紧头前带路,也让我会会那位应该很是牛波依的魏老中医,到底是何方神圣。”确实被勾起了好奇心的宁致远,伸手一指寿百年的大门,笑道。

  “得令!”原本还担心死党会不会因为自己嘴巴不严实,直接调养走人的侯耀华,暗松了一口气地同时,连忙一幅小厮的模样,没脸没皮的模样让宁致远很是哭笑不得。

  很快,在小厮,不对,是侯耀华的带领下,宁致远再次进了寿百年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跟某个顾客在会客区里,谈论着什么的李长青。

  虽然没说什么,但看到对方歉意地笑了笑并点头打了个招呼之后,宁致远也知道,这位可不是摆什么谱,只是手头上有什么事儿,一时走不开而已。

  眼瞅着对方手上的事儿多半还比较重要,宁致远也就熄了上前去打招呼的意思。而是在死党的陪同之下,来到二楼的一扇丝毫标识也没有的办公室门前。

  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很快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虽然还是头一回见面,但看着眼前这位精神矍铄、满头银发,一身唐装的老人,宁致远不用猜也知道对方应该就是那位魏老中医了。

  在侯耀华居中介绍了一下后,寒暄了几句的双方这才在这间装修风格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坐下,没多会儿的功夫,两盏清香扑鼻的热茶,就被放到了宁致远和侯耀华的面前。

  只不过,与上一回和李长青谈生意时不同,这次的茶居然不是外面的职员送来的,而是魏爱国亲处自用一套电加热的茶具,煮好水冲泡出来的茶。

  而更让宁致远意外的是,看着眼前那色如凝碧的茶水,还有扑鼻而来的清幽茶香,怎么看怎么闻,都觉得这茶,应该是自己空间里出产的那批野茶。

  “呵呵……按说小友能过来,怎么也要好好招待一下,可找来找去,还是觉得小友上回送的茶叶最好,所以,只能借花献佛,还请不要介意。”看出对方疑惑的魏爱国笑道。

  “呃……哪里哪里,魏老言重了,一点茶叶能入得您的法眼,对小子来说已经是一种荣幸,借花献佛一说,小子实大是愧不敢当。”弄明白情况的宁致远连忙谦虚地笑道。

  虽然自己并不需要求到对方什么,但抛开这位魏老中医对死党家里有多重要不说,单单是对一个慈祥的老者,这该有的尊敬之意,宁致远还是不敢轻忽的。

  而这种发自内以后尊重之情,落在魏爱国的眼里,自然是暗暗点头。毕竟身为一个医生,同时也是一个长者,见过的年轻人中,很大一部分都像现如今这个社会一样很浮躁。

  对于尊老爱幼的传统,已经很少有年轻人还当回事儿,就算面对魏爱国时,态度虽然恭敬有加,但也不过是因为顾忌着自己医者的身份或者其它方面而已。

  “这一次,冒昧的让小候请小友过来一会,实则也是无奈之举,其中的原由,还请小友听我解释一二。”性格直爽的魏爱国也没绕什么圈子,直接就把话给放到了明处。

  “哦?魏老请我来到底所为何事,您请尽管开口,小子我听着就是。”知道对方应该不是,或者不完全是为了玉参的来源才请自己来的宁致远,笑着说道。

  而随着魏爱国娓娓道来之后,宁致远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死党会说,对方是在给他把完脉之后,才突然提出了见面的要求,原来确实和自己的猜测有很大的出入。

  “魏老,如您所言,您那位大徒弟之所以能有所起色,是玉参的功劳,现如今这最后两枝也给您买了下来,小子实在不清楚,还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而听了这话的魏爱国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友,你也别妄自菲薄了,不说你能拿得出这玉参和金线芝,单单是将小候的身体在短时间之内调养成这般模样,我不如你太多啊。”

  这话一说,宁致远就知道,这一次见面,对方还真不是为了玉参和金线芝,也难怪,有自己带着练习的五行健体操,效果确实非常的好,说是伐毛洗髓都不为过。

  这样的情况,遇到不懂行的,顶多会觉得侯耀华的气色很好,身体很健康,可对于当了这么多年老中医,并且也与侯耀华见过两次面的魏爱国来说,再看不出端倪来就真得见鬼了。

  “魏老您谬赞了,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只是我无意中得了一套五行健体操,自己练了一下感觉效果不错,所以,就在身边的亲朋好友圈子里推广了一下。”

  眼瞅着五行健体操的功效已经被对方看在了眼里,宁致远心中却是一点担心的意思也没有,毕竟,修炼这种事情,虽然有着各种传言,但真正的同行,还真没遇见过。

  别看这早上和晚上,白马公园、钟山公园、玄武湖公园等等风景好的地方,有很多的人都在玩健身,其中也有不少在修炼健身的气功或者武术气功。

  但闲来无事好好转了一圈下来后,宁致远却发现,这些所谓的气功,除了少数能达到调养气血的效果之外,大部分不是根本没用,就是只能跟广播体操一样,锻炼身体。

  甚至于,宁致远还发现有的人越练身上越是乱七八糟,别说真得修出什么能力来,就连最基本的强身健体也保证不了,反到是越练这身体上的问题越大,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

  而对于这样的情况,原本还想着是不是能遇上现实世界修行中人,好切磋一下看看五行宝镜传承的修道法门,和现实中的修行法门到底有什么区别的宁致远,是相当的郁闷。

  就拿眼前的魏爱国来说吧,在见面的第一眼,宁致远就已经催动了自己那点修为刚刚能驾奴的一个小法术,却发现眼前这位老中医,身体方面确实比一般的同龄人健康不少。

  特别是体内的气血,可以说比一些生活无度的年青人还要来得充足。但也仅限于此,并没有预料这中的真气或者其它的异常存在,就是一身体健康的普通长者。

  这样的结果,让来之前还想着有些意外收获的宁致远,灰常郁闷与失望的同时,也忍不住对那些都市YY小说里,动不动就能遇上各种高人的情节一阵吐糟。

  “呵呵……小友,请放心,老头子我还不至于强人所难,如果可以的话,只是想请你去看看我那孽……那大徒弟,能帮得上忙自然最好,真要帮不上那也是命,唉……”

  面对魏爱国的这番话,原本真不想往这潭浑水里蹚的宁致远,感受着对方眼神中的无奈和悲伤,已经涌到嘴边的拒绝,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说不出口。

  而一旁的侯耀华,虽然很想让死党答应下来,但一想到这种事情牵扯到里面之后,天知道会不会引来更多的麻烦时,原本还想劝上两句的话,也给咽了回去。

  等宁致远沉吟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觉得去看一下为好,毕竟,自己虽然可以说是无欲则刚,但公司的发展和李家洼的开发,等等方面,却依旧脱离不了俗世的圈圈。

  而且,不管是玉参还是眼下这件事情,对方即没有用什么手段,也谈不上以势压人,更是一点追查根源的意思也没有,这样的太度,不得不说非常的有诚意。

  再加上,虽然抛开五行宝镜的能力不说,自身的修为还很浅薄,连最基础的元气环都没能修成,但已经可以运用几种挺实用小法术的宁致远,自保的能力又提升了不少。

  更何况,只是去看看而已,到底能不能帮上忙、要不要帮忙还是两说,所以,要权衡了一下利弊得失之后,宁致远最终还是做出了应邀走上一趟的决定。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宁致远还是把话说在了前头,以防到时候自己为难:“魏老,如果只是去看看的话到是没什么,但能不能帮上忙,我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到时候您可别……”

  这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话里的意思,别说魏爱国听得明明白白,就连一旁的侯耀华也是很清楚死党的想法。

  好在,魏爱国虽然有所猜测,但也并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所以,也没真把希望寄托在宁致远的身上。不过,表面上却是正色地承诺道:

  “放心吧,小友,不管这一趟下来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份人情,我这个糟老头子,都记下了。将来,真要有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只要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