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格斗之王 > 第三十三章一晚竟要打两场
  康山是一座小小的城市,位于本省偏西,距离舜阳大概百公里左右。这边本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却因为出产一种著名的白酒“醇酒”而广为人知。此酒为绵柔型,芳香协调,入口甜净,在本省乃至全国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和销量,位列业内十大品牌之一,康山也就因此变得名震天下了。

  初七早上十点,王晋从车站内走出来,买了套“豪华型”加厚煎饼果子往嘴里塞着,一边吃一边给高飞教练打电话。请注意,某人的手机早已从山寨货变成品牌滑盖机,去年夏至那头肥羊可谓贡献极大……

  康山正是新手组“猛张飞”高教练的老家,这回他不知道为啥又没有按时去拳馆上班,馆里考虑到正好有“地主”在,办事儿报名都很方便,就没让旁人跟着陪王晋过来。

  “高老师,您啥时候接我呀?”

  “等十五分钟,就这样!嘟嘟嘟……”

  嘿,好个急性子,挂电话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王晋转头四下观察,好奇地打量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当他无意中看到对面有家早点铺子时,忽然喜上眉梢,迈动大长腿就往那边狂奔。

  等高飞教练找到某同学的时候,他已经又干下去了两碗豆花外加四个卤鸡蛋,看模样意犹未尽,似乎还有发挥的余地。

  “比赛在开发区新建的‘酒文化城’小剧场里举行,实际上就是醇酒集团为了他们的落成仪式搞的庆典活动,顺便推推新产品‘青瓷酒’,属于彻头彻尾的商业比赛……咱们先去报个到,把体检表交交了,明早才称重呢,今天晚上住我家吧。”高飞教练开着车,简单介绍了一下赛事背景。

  王晋注意到这位粗豪的汉子眼中带着血丝,精神也略显疲倦,所以咳嗽道:“不麻烦了高教练,我随便找找快捷酒店凑合得了,省得给您添乱。”

  高教练斜眼瞅瞅他:“少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干过啥,年轻人没有约束性,自己待着容易出事儿。”

  王晋满头黑线:“总教练都跟您说什么了?我那时候不就翻墙打个游戏嘛?”

  高教练冷冷道:“打游戏身上会藏着根甩棍?杀怪要你自带武器啊?”

  王晋很冤枉:“呃……我如果说那玩意是捡到的,您能信么?”

  高教练的表情就四个字,“信你才怪。”

  当汽车开到酒文化城的时候,王某瞬间就被城门口矗立着的一尊直插云天的巨型酒瓶震撼了!乖乖隆地咚,这玩意最少也有三十米高,气魄相当之宏大啊!

  进入内里,此城是明显的仿古建筑,各种招牌、摆设、陈列全部离不开“酒”字,一些随处伫立的雕像更是轮番“展示”着五花八门的酒具,什么罐、觚、瓮、盂、杯等等等等,好多稀罕东西的奇异造型简直令人咋舌。

  两人找到小剧场报名处上交材料,顺便咨询比赛事宜。

  具体流程是这个样子的:明早九点半称重,晚上七点开始比赛,其余小级别属于一锤子买卖,只比一场就完事儿,可压轴的重量级四人战要连番进行!也就是说,王晋如果要想夺冠,一晚上得打两次淘汰赛!而且必须得连胜两次!

  王晋皱眉道:“十六个人先打八场,再多加一场重量级决赛……那么总共要打九场比赛,一口气看这么长时间,观众能不厌倦么?”

  高教练道:“你以为能有多久?搏击不是拳击,回合数目少,都打满三个回合也不过才十分钟一组,有KO就更快了,我估计两个小时应该足够搞定的。”

  王晋恍然点点头。

  高教练突地奇异道:“哎?重点不对啊?你似乎不大明白连续打两场的难度啊?我猜要抽签的,先出场比赛的会占很大便宜,因为他能够多休息一阵,抢时间恢复体力来应对下一组拳手。”

  王晋却老实道:“没所谓,我连打三场都行!”

  高教练:“呃……你小子能谦虚点儿么?”

  王晋道:“我已经足够委婉了!”

  王某再随意翻看其他三位对手的资料:

  袁方,十九岁,身高一米八五,臂展一米八八,体重一百零三公斤,职业战绩七胜二负,两次击倒;

  张猛,二十六岁,身高一米九二,臂展一米九五,体重一百零七公斤,职业战绩二十五胜九负,十次击倒;

  常自健,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八八,臂展一米八八,体重一百一十公斤,职业战绩十五胜四负,六次击倒;

  啧啧,王某直觉这几位的水平应该很菜,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战绩为零,比旁人更垃圾……

  高教练察言观色问道:“怎么,觉得他们似乎太弱?”

  王晋道:“难道不对?胜率低、KO率差,简直一无是处……”

  高教练哼道:“战绩往往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越名不经传的对手,你就越需要慎重对待,因为藏在水下光看背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碰上的究竟是海豚还是鲨鱼。”

  王晋被老师的俏皮话逗得咧开嘴巴,眼神却不以为意。只要踏上拳台,他总会一视同仁,以最快的速度摧毁敌人,而完全忽略外在的一切东西!狮子搏兔用全力,这,就是杀手本能!

  高教练继续道:“当年我有个朋友姓秦,省冠军水平,有一次他去小地方打商业赛,对手中连个知名拳手也没有,本以为奖金可以手到擒来的,可结果漫不经心的他被一个只有五胜两负战绩的家伙惨痛蹂躏,连三十秒不到就踢折了手臂!”

  王晋:“……”

  老高同志,您用得着编故事来吓唬俺吗?省冠被秒杀,那只能说明他自己是水货啊……

  忙完了报名事宜,师徒俩驾车往回赶。

  高教练的家住在一栋陈旧的老式小区里,房间不大,也就八十多个平方,而且看陈设条件,似乎经济状况十分窘迫。

  很快,王晋便知道老高为什么总是请假了!

  ——高教练的母亲因脑梗卧病在床,随时都有离去的可能。

  老高很快把徒弟忘在一旁,他忙里忙外,亲自帮年迈的母亲洗脸、擦手、喂饭,仔细而小心,声音温柔低沉。老人因病口歪眼斜了,也许她已经说不出完整话来,但眼睛中流露的幸福,却是那样令人动容。

  王晋盯住他的背影,脸上升起了无可言喻的钦佩和崇敬!

  王某纵然文化水平很低,但也知道什么叫“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对我们的关爱,用什么报答都不为过的,看似粗鲁的高飞教练以身作则,又给他上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