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进化之眼 > 第1273章 形势陡转!袁谭凉凉
  天晴了,雨停了,曹熊(理查德)觉得自己又行了。

  曹操把仇算在了袁熙头上,这对曹熊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虽然理查德和阿伯塔私下里议论,觉得曹操未必就真的放下了猜疑,但是接下来,作为先锋军副将进攻河北,本身就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若是曹操对己方动手,那么就只能放手大杀曹操麾下大将,赚取宝箱收益补偿损失。

  现在进攻冀州袁熙,可以杀袁氏大将,有宝箱拿,还有己方的声望拿,何乐而不为?

  尤其是还能给袁熙添堵,损人又利己,简直太棒了。

  阿伯塔也同意作为副将进攻河北,只是提醒理查德要多长一个心眼,留神友军——也就是曹氏集团的大将,免得被闷了。

  虽说阿伯塔是一个利益至上者,但能在不影响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让敌对阵营的觉醒者袁熙吃瘪,他自是乐见其成。

  在领命之后,夏侯惇调集两万大军,从疲困的河南各州郡府库中,挤出先锋军所需的粮草;然后,会合张辽、许褚、徐晃和曹熊四员猛将,整日操练士卒,积蓄士气,只等粮草备齐,便渡河北上。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巨鹿郡,袁氏长子袁谭,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上次回信之后,一天、两天,一直不见回音。

  要知道灵界信使骑马送信,速度是很快的,从巨鹿到邺都,一个白天就能跑一个来回!更何况信使都是日夜兼程。

  两天时间,已经不算短了。

  第三天,袁谭升帐议事,问帐下文武:“天子加封诏书,迟迟不到!到底是为什么,要不要派人去催促?”

  郭图说道:“袁熙要让大司马尊号给主公,本身就是一个骗局。让尊号是假,赚主公入邺都下狱才是真。主公还是早做打算,莫要在这里空耗时日。”

  忽然有军士来报,青州有使者到了。

  袁谭急忙叫对方进来。

  使者一脸灰尘,进来之后就跪下哭诉道:“主公,不好了!青州没了!”

  这个消息,不啻晴天霹雳,袁谭呆怔了瞬间,随后喝道:“不可能,别驾辛评替我把守青州,怎会落入他人之手?你快说,青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使者擦了一把泪水,和着脸上的灰尘汗渍,就像是脸谱一样黑一道白一道的。不过众人都没有心思笑。

  “昨日,辛别驾接到线报,主公派来使者,送上主公亲笔信函……”

  袁谭眼睛一跳:“胡说!我哪有送什么信函?”

  “但是辛别驾认得主公的笔迹,确实是主公亲笔没错,”使者说道,“在信中写道,主公已经得了天子钦封的大司马尊位,占了邺城,特派遣一队骑兵护送家眷。”

  郭图道:“这是伪造书信,想要诈取城池。辛评是个精细人,怎会犯这种错?”

  站在对面的辛毗,偷偷盯了郭图一眼。

  辛毗是辛评的弟弟,兄弟俩都辅佐袁谭。这次袁谭从青州提兵,辛毗随军,哥哥辛评负责坐镇青州,责任重大。

  辛毗心里就在想,好你个郭图,马后炮放得倒是溜。

  使者说道:“辛别驾见到书信,将信将疑。那时正是夜间,辛别驾便以青州空虚,夜间难辨真伪,不可擅自开门为由,拒绝对方入内城,只在瓮城之内暂歇……毕竟对方只有数百骑,我等思忖有青州上万军士看守,又有内城防御,总不至于出错。”

  瓮城,是华夏古代城池的一种防御性建筑。城如其名,就像是一个大瓮。敌军入门之后,如果不开内城门,再关闭外城门,敌军就是瓮中之鳖,城头上的守军,可以尽情放箭虐杀。

  辛评的这一决定,倒也不能说有错。

  “这不挺好的么?”袁谭道,“后来又如何失了青州?”

  使者哭诉道:“主公,青州城中,出现了叛徒啊!孔融旧部宗宝、孙邵,半夜叛变,打开城门,悄悄放了敌军入城。敌人一路摸到了内城,没有经历激烈的战斗,就把辛别驾抓住了。”

  袁谭感觉一桶冰水浇下来,从头凉到脚。

  他木然说道:“然后呢?”

  使者道:“天亮之后,青州城已经落入敌人手中。原来这一行人,是监军沮授率领,更有原青州刺史孔融,携带天子诏书。主公留下的各部军将,都受到了天子封赏,因此不肯出力齐心;而且原本孔融的旧部,更是踊跃投敌。青州诸郡,听闻朝廷旨意、沮授和孔融之名,全都望风归附,如今青州已经不再是主公的青州了!”

  袁谭腿脚有些发软,坐在了帅椅上,喃喃说道:“辛评误我啊!”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在袁谭麾下文武,还没消化掉这一消息的时候,又有侦骑来报。

  这个侦查骑兵,比青州使者更为狼狈,头盔都没了,身上还有多处伤痕。

  “主公!袁熙领兵十万,从邺都出发,直向巨鹿城扑来!现在估计已经快到巨鹿城下了!”

  袁谭猛然起身:“何不早报!”

  侦查骑兵哭丧着脸说道:“主公,小人是被抓住的啊!除了小人之外,同时被抓的还有几十个兄弟,无一漏网!袁熙捆着我们,出了魏郡,来到巨鹿郡境内后,才把小人放回。”

  袁谭脸色煞白。

  侦查骑兵小心翼翼地说道:“主公,袁熙还有一个口信,让我带给您。”

  “讲。”袁谭有气无力地挥手。

  侦查骑兵咳嗽了一声,用“袁熙”的语气说道:“兄长,之前说让尊号给你,可惜天子不允许。弟唯恐兄长责怪我失信,所以亲至巨鹿,向兄长解释清楚:虽然大司马之位无法相让,但此前所封的前将军之尊位,仍然有效。望兄长审时度势,倒戈卸甲,仍不失封侯之位,到时国安民乐,还能全兄弟情义,岂不美哉?”

  袁谭听得怒气填胸:“无信无义之徒,我与你势不两立!”

  郭图怪问那名侦查骑兵:“你为何背的下这许多文字?”

  侦查奇兵有点害羞地低头:“袁熙对我们几十个被抓的兄弟说了,谁能第一个背出,就放谁回去。小人年幼时认过一些字,所以背得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