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影惊鸿 > 第六十五回蟒腹剖来碧玉簪
  当即转身去涧里找到一潭清水,将衣服脱了丢在一边,赤条条在清水中洗净身子,然后又拿衣服来洗干净,爬上一株大树,将之晾在树梢上。

  他攀在树尖上,极目四眺,一望无际都是树林,轻风吹过,绿浪滔滔,仿佛自己置身**大海之中。想着自己半个多月来昏闯乱撞,均未出得林海,走出这片林海变得茫茫无期,感怀自己的遭遇,心里免不了一阵酸痛。

  树梢上有太阳,还通风,不多时衣服便干了。

  他穿上衣服,找了个平整的树桠,躺在上面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仍觉腹内鼓胀,浑身却很舒泰,身上再无虚弱疲累之感。心想传言一般的蛇胆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等功效,蛇的年岁愈长,蛇胆之功效愈好。似这般大的蟒蛇,只怕这世间绝无仅有,这蛇胆可算得上是稀奇之物了。

  下树来到地上,一试身上内力,感觉比原先又增强了不少,浑身充满力量,无穷无尽。

  不试则已,这一试之下,但觉体内渐渐**翻腾起来,三股强劲无比的真气似要撞破胸腹,冲出体外,浑身血管贲张,几要暴裂,暗自叫苦:“不好,那……那蛇胆有毒……”

  浑身躁热难当,倒在地上翻来滚去,只觉身子给三股真气冲撞之下,整个人都变了形,心里想着自己这是要死了。

  未想一阵折腾,三股真气相互冲撞之下,互为消减,慢慢在体内平息下来,瞬息之后,他又回复正常。

  密林间时阴时晴,大雨小雨说来就来,说停就停。萧影刚坐起身来,噼里啪啦就下了一场大雨,未久雨停,全身变得湿漉漉的,他又爬上高高的树尖,一边在刚刚冒出来的太阳下烘烤衣服,一边望着远方,呆呆出神。心里只觉眼前的林海广袤无垠,是个自己永远无法征服的地方。

  回想自己当夜被洪水吞没,醒来挂在一个瀑布上面,想来是被洪水从地下河中带了出来?暗自惊叹道:“若是这样,当真是个奇迹,这世间只怕除了我萧影,再无第二人如此这般经历奇险。”

  想到这些,心里登时起了隔世之感,惑道:“怎么总是一觉醒来,就变了一个世界,这一切是不是都在做梦?”伸右手在左臂上使劲捏了一把,有了疼痛之感,这才相信不是做梦。

  衣服晾干了,他脸上挂着苦笑,下得树来,腹中也饿了起来。当下去涧中找到一块石板,将之打磨锋利,回到死蟒跟前,一阵好忙,剥了蟒皮,又用利石将蟒肉一块块割下,风在树上,以为日后口粮。

  他心里何不知道,孤身闯入原始森林,活着出去的几率,当真叫做微乎其微。

  尚在切割蟒肉,忽然又来一阵大雨,他又变成水淋淋一身。

  大雨过后,瞥目见地上的血水中似有一团物事极为显眼,灰白色的外壳被雨水这么一淋,微微显露在血渍中。

  他弓身伸手拿起那团物事,却是一团用油布包裹得异常严密的东西,心里好生奇怪:“这里人烟绝足,怎会有这东西?”

  他将之拿到雨后的积水中洗净血渍,打开看时,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里面裹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碧玉簪子,雕琢精巧,状似一只栩栩欲飞的凤凰,还有一封书信和一本书,书壳上写着“侠影神功”四个字。

  这三件东西,正是李飞烟前辈所托的三件遗物,不由心底问道:“这东西从何而来?”

  再看那油布封皮异常光透柔软,似是浸泡在水中时日非短,心想这儿除了下雨之时会有积水外,平日里地上都很干燥,这包东西腥臭味极重,必定是从蟒腹中掉了出来。不知它怎生到了蟒腹之中?照说这巨蟒没来由地,断然不会吞食这样一个食之无味的油布包裹。难道是有人带了包裹来到这里,被巨蟒吞食之后,这油布包裹消化不了,这才在蟒腹中存留下来?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他伸手去地上的血泊中探摸一阵,从中摸出了些许毛发,这毛发根根漆黑完好,一看之下,便能分辨是人的毛发。再次探摸,又摸到一个铁物,拾起看时,见这东西指头般大小,上面长着六个锋利的角,与李飞烟前辈身故那个洞穴壁上的毒菱一模一样。

  他微微一笑,全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心想显然这人的经历跟自己一样,跌入那个绝境,闯入李飞烟生前居住的洞穴,然后看到了壁上的刻字。

  不同的是,这人选择了首先开启获取金银财宝的机关,却没想到它是李飞烟设下的一个陷阱。机关一开,身中毒菱,鬼使神差般逃到这儿,仍免不了一死,成了巨蟒腹中美餐。这毒菱跟那个油布包裹带在他身上,和着他人一起被吞进蟒腹,难以消化,便就留了下来。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