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贴身兵王 > 第778章前妻还是富婆的问题
  “喂,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飞驰的奔驰车里,赵珂转过头看向身边开车的荆飞,从启动车子开始到现在几分钟了,这家伙总是看向自己,看的她实在是受不了。

  “沒啥,我就是在想,我帮你这么大忙你都沒抱我一下,刚刚却便宜了张波那混蛋,我是不是太亏了?”荆飞摇头道。

  “闭嘴,你会不会说话呢,张波人比你好十倍,跟张波相比你就是一个祸害。”赵珂沒好气的骂道。

  “是啊,人家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我是祸害我自豪。”荆飞嘿嘿笑道。

  “你……”

  看着嬉皮笑脸一脸的无所谓的荆飞,赵珂彻底沒辙了,见过无耻的,沒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不要脸则无敌,荆飞这脸皮绝对厚到了一定境界了……

  只是此时赵珂却沒心情跟荆飞斗嘴,她脑袋里本及乱糟糟的,被荆飞一提,脑中更是瞬间想起了刚刚自己离开时张波那惨白色的难过嘴脸,鼻子顿时觉得有些发酸,差点哭出來……

  “想哭就哭吧,反正这里沒外人,还有,哥哥我的肩膀随便借给你,不收钱的。”荆飞始终在察言观色,此时一见马上笑嘻嘻的说道。

  “去你的,谁要哭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赵珂的眼圈却一下子红了起來,先前压抑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虽然沒哭出声,可是眼泪却已经落个不停……

  荆飞也沒进行劝解。

  他知道此时的赵珂正处一种极度压抑后的宣泄中,这个时候最好是让她尽情的发泄一下,劝说也沒用飞,反而会留下病根,语气那样,还不如让赵珂一个人在这里流一会眼泪的好。

  这么想着,荆飞干脆放慢了车速,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燕京城的夜色中晃悠,人家不是说的好吗,郁闷的时候最好是去吹吹风。

  现在是冬天,还是大晚上,吹风是不可能了,除非脑袋有问題,不过浏览一下燕京城的夜景一也不错。

  话说,荆飞从到燕京市來还真的从沒认真的欣赏过燕京市的夜景。

  一次也沒有。

  而此时仔细一看荆飞却发现燕京市的夜景真的很迷人,尤其是行驶在高架桥上远观的话,数不清的霓虹和夜灯闪烁不断,处处都流露出这个城市的繁华……

  “燕京市的夜景怎么样,好看吗?”

  荆飞正看的出神,赵珂的声音却从身边传了过來。

  “还凑合。”

  荆飞回头龇牙一笑。

  “你这家伙到底还有沒有点同情心啊,我哭了这么久,你连一句劝人的话都不说,你还是不是人了?”赵珂气的咬牙切齿的,经过刚刚的宣泄后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又变得张牙舞爪起來。

  “专家说女孩子多哭哭可以促进泪腺发育,让眼睛变得更迷人。”荆飞转过头,很认真的说道。

  “……”

  赵珂看着荆飞半天沒吭声,被气的,还迷人,你怎么不说自己也可能哭瞎了呢?这是人说的话啊?

  “怎么?你不信我说的话?我说的可是真的,有专家的权威认证的,而且还是双专家权威,要不要我找出來给你看看看?”见赵珂瞪着眼睛,荆飞反问道。

  “我信行了吧,你别说了,我不想听这个。”赵珂很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碰上这么个家伙也真是让人无语了,连伤心都伤心不起來。

  不过被荆飞这么一折腾,赵珂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受了很多,或许是刚刚流眼泪发泄出來了,也或许是被荆飞给气的,总之,刚刚那种压抑的喘不过气的感觉已经沒那么严重了。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回家睡觉吗?我看时间不早了。”荆飞看了看时间,询问道,赵珂的恢复能力让他也感觉到吃惊,真不知道这是叫脑筋大条还是沒心沒肺,不过赵珂能恢复过來然他也松了口气,他先前还真担心赵珂接受不了现实压抑一阵子,不过现在看來是自己多心了,这女孩的恢复能力比自己想象中要强悍的多。

  “这么早回去干吗?先去酒吧混混再说。”

  赵珂想也不想的说道。

  要是平时荆飞肯定要劝两句,毕竟赵珂这女孩的酒量实在是不咋地,酒后还带耍酒疯的,太影响她的靓丽空姐形象了,可是今天却不一样,此时的赵珂心情肯定还是很压抑,去酒吧也可以再尽情的释放一些,于是点点头道:“额,好吧,去哪个酒吧?有目标沒?沒有的话咱们就随便找一个。”

  “去***大道的烟雨酒吧。”赵珂想也不想的说道。

  “艳遇酒吧?”荆飞听的一阵咂舌,心说这赵珂到底想干啥?

  “什么艳遇酒吧?是烟雨酒吧,就是杨思思弄的那个酒吧,我今天给她那么多电话也不接,我倒是要看看她在干什么?”赵珂气哼哼的说道,显然对这件事还在耿耿于怀。

  荆飞一阵撇嘴,不过却沒说什么,导航上锁定了***大道加快了车速。

  “荆飞,你这钱是从哪儿弄來的,不会是假的吧?”路上,赵珂忽然转过头來问道,很认真。

  “当然是真的,你刚刚不是也检查了么?”荆飞差点沒一激动把车开出护栏,马上稳定了下车速,很郁闷的看了眼身边的赵珂:“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來的时候跟朋友借的。”荆飞说的很随意,他现在也明白了,反正自己说是自己的赵珂肯定不信,干脆也懒得说了。

  “呵,看样子你以前的人缘魂的是相当不错啊,现在都破产了还能张嘴就借來五十万,啧啧……”赵珂感慨道,看着荆飞的眼神和刚刚明显有些不一样了,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复杂。

  “不是五十万,是一百万,后面还有五十万沒用上,你要是要用的话就先给你,反正我那朋友有的是钱,也不着急还给他。”荆飞纠正道。

  “算了,我可不想放这么多钱在家里招贼。”赵珂想也不想的摇头。

  “谁要你放家里了,你就不知道去存在银行里?”荆飞被赵珂的话雷的不轻。

  “不是我的钱,存在银行里也不是我的钱,我存它干嘛?”赵珂哼了声。

  得…

  荆飞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在此时,赵珂继续问道:“喂,荆老板你这车可不错,奔驰限量版,以前我在杂志上见到过。这也是你朋友的?还是你租來撑门面的?”说完,眨巴着一双的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荆飞。

  “大晚上的我去哪租车?你想的倒是不错。”荆飞很无语的摇摇头,实话实说:“这车也不是借的,是我老婆的。”

  “哦,你老……什么?你老婆的?你结婚了?”

  赵珂刚说了半句,忽然反应过來,身子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來,差点沒碰到自己的额头,看着荆飞的眼神就跟看怪物似的。

  “是啊,我老婆的,我早就结婚了,怎么,我以前沒跟你说么?”荆飞无所谓的耸耸肩,他也不知道以前自己有沒有对赵珂说过这个话題,不过却并沒有隐瞒。

  “废话,你当然沒跟我说过啊,否则我这么吃惊干嘛?”赵珂理所当然的哼到,随后看着荆飞的眼神更加古怪,过了一会忽然摇摇头:“不对啊,你都破产了,最近也沒听你有什么艳遇和结婚对象啊,难道是你的前妻?还是你刚傍上了什么富婆,要不怎么开的起这么好的车,还有,那些钱也是你管你这个老婆借的吧?”

  不得不说,女人的推理能力还是很强大的,而且内心也很八卦。

  就比如现在的赵珂,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那压抑的事情,完全被荆飞的八卦事件给吸引了。

  荆飞则是很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懒得开口了,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那就是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是女人,女人的想象力都是很吓人的,自己现在说的越多就得用更多的时间和借口去解释,还不如干脆什么都不说。

  “不是吧,荆老板,你真的傍了个富婆?”

  荆飞的反应让赵珂整个误会了。

  “随便你怎么想吧。”

  荆飞耸耸肩,懒得解释了,然后直接一个华丽的摆尾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指了指外面:“烟雨酒吧到了,现在咱们是先下去还是继续在这里八卦。”

  “当然是进去找杨思思那个小狐狸精,我就不信今天找不到她了。”

  女人的心思真是千变万化。

  前一刻还在追究荆飞的八卦史的赵珂马上放过了她,嗖的一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嘴里的声音依旧气哼哼的,很显然,今天沒能打通杨思思的手机让她很是生气,要是不能找到她还真过不去了。

  “杨思思弄的这酒吧情调很不错啊,很有点古代江南的味道啊。”

  荆飞一边跟着赵珂走进酒吧,一边往四周随意的打量着,酒吧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却也不小,并不是那种劲爆音乐的现代酒吧,而是一个很有古典情调的小资酒吧,不过这个酒吧的客流量倒是不少,不过却也不会人满为患,规模两层的酒吧此时人数基本满了百分之六七十。

  “那是,这可是杨思思那小妖精专门请了设计大师给设计的,她说他要是生在旧社会肯定是江南小巷子里趴在栏杆上往下欣赏帅哥的小资富家女,所以专门弄了这么个酒吧來满足她的私欲……”赵珂很是不屑的哼道,显然是对杨思思的观点很是不屑,不过脚步却不停,轻车熟路的奔向了二楼……

  荆飞却差点被赵珂的话给呛死,满足愿望差不多,什么叫满足杨思思的私欲,这赵珂说话真是奇葩一朵了,太雷人了。

  不过听了赵珂的解释,再想起杨思思那个现实的小资女孩,倒还真如赵珂说的那样,要是生在旧社会的话,杨思思那女孩的性子还真沒准跟赵珂说的差不多,只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富家女,说她是个趴在青楼红栏杆上对着下面客人一边挥舞手绢一边娇滴滴的喊着“大爷,來玩会嘛”还差不多……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

  ,无弹窗阅读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