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再遇 > 第一百八十八章周家二少春心萌动
  周诚手舞足蹈的说了好一会儿,亢奋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经他介绍,梁学涛等人才知道这位三十多岁长相出众的男子名叫周晏瑾,是周诚的小叔。≈

  周晏瑾今年三十五岁,是家中老来子,上头有一哥一姐,哥哥周怀瑾,即是周诚的父亲,还有个姐姐名叫周瑜瑾,多年前的一场动乱之中主动和家族脱离了关系。

  说起来,这件事也算是周家的一件丑闻,因为当时周瑜瑾不仅登报宣布与父母脱离关系,并且主动向革委会揭父母、祖父母、叔叔婶婶的种种“罪行”,现在来看这种情况实属罕见,然而那个年代却时有生。

  虽然周瑜瑾单方面宣布与父母脱离关系未必具有法律效应,但足以让正在牛棚接受改造教育的周家长辈大受打击,周晏瑾父亲自责不已,连连哀叹没教育好子女,枉为人父,周晏瑾母亲甚至一度崩溃的想要自杀来了结生命。

  所以动乱结束后,哪怕外人一再说和,周瑜瑾几度在公开场合下表态,言明她是受外人挑唆,一时糊涂酿成大错,却始终未能求得父母祖父母的谅解,周家人也因此拒绝与她相见,周瑜瑾每次上门都被站岗的勤务兵挡在了军属大院门外。

  改革开放后,心灰意冷的周瑜瑾随丈夫举家前往国外定居,此后就再无音讯。

  周晏瑾出生于动乱之后,当时周怀瑾已经成年,老话说父母疼幼子,周晏瑾母亲因为被女儿伤透了心,一腔母爱更是成倍的寄于周晏瑾身上。

  周晏瑾四岁那年,祖父母、母亲相继过逝,此后由外祖家养育至成年。周晏瑾的外祖母怜他幼年丧母,拿他当眼珠子般疼爱,无论他在外犯多大的错,只会一味纵容袒护,哪怕气极了也不过轻描淡写说上几句。

  周晏瑾外祖父出生豪门世家,虽然成年后没多久家族渐渐式微落魄,建国后境况更是跌至谷底,但一身打马游街,纵情享乐的公子哥习气已经浸透在骨子里,到老都没能改变,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不必说,穿着打扮也十分讲究,出门前头必须梳得油光水亮,衣物熨烫过才能上身,一年四季只穿纤尘不染的皮鞋,更过分的是时不时还外出邀约一些大妈大婶们跳跳交谊舞.......

  周晏瑾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再加上外祖母的一味纵容溺爱,长大后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都赫赫有名的膏粱纨袴子弟。

  广厦豪宅,锦衣玉食,出入皆有豪车美女相伴,年纪轻轻,吃喝嫖赌已是样样俱全,整天与一些不学无术的**聚在一起吆五喝六,走到哪都是一群猫嫌狗憎的祸害。

  周晏瑾父亲看不过眼,但每次教育儿子都会遭到岳父岳母的呵斥阻拦,只能无可奈何就此作罢,直至周晏瑾因为与人争抢夜总会红牌小姐,群殴之中打伤对方,周晏瑾父亲终于忍无可忍,瞒着岳父岳母偷偷把儿子强行送入军队,打算让他体验一下军事化管理的生活,吃点苦头改掉一身陋习,却没想到周晏瑾进入部队后,宛如游龙进入深海,竟然过的十分自得快活,且非常有上进心。

  从普通的野战团到快板部队,随后又由一名解放军一步步升至为特种部队成员,一呆就是十几年,退役后更是不顾父兄的阻拦,投身成为一名雇佣兵,常年往返于华国境内境外。

  华国生一系列灾害时他正位于东亚的某个国家,费了好大的劲,一年时间内辗转几个国家这才回到国内,这次能巧遇周诚也是车在途中生了一些状况,不得已才停下来修车。

  得知梁学涛夫妻俩是侄子女朋友的父母,周晏瑾十分诧异,梁学涛倒还罢了,男人三四十岁时几乎是一个模样,很难猜测出具体年龄,但魏红玉怎么看,确实只有二十来岁。

  难道是继母?

  他心中暗自揣测,面上却丝毫不漏,不管怎么样,对方勉强能算是准姻亲,周晏瑾的态度由此又热络了几分,主动握手打招呼,看起来十分谦和有礼。

  魏红玉趁人不注意,偷偷与身旁的丈夫耳语,夸赞了周晏瑾几句。

  梁学涛最见不得自家媳妇儿说别人好,尤其对方还是一名同龄男子,黑着脸小声的回了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才见第一面你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一桶冷水当头泼下,魏红玉尽管知道这话说的有些道理,但心里却嫌他败兴,于是扭过身不再理他。

  周晏瑾的车没什么大问题,天太热车开锅了,很快修理完毕。几个人不再多说,匆匆上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向j市方向驶去。

  下了高公路,路经郊外一座红漆绿瓦的六角凉亭时停了下来。

  **从车里取出一块抹布,擦干净凉亭里的石桌石凳,又铺了块桌布上去。

  这时周诚搬来一个泡沫盒子,里面有碗筷,还有一桶绿豆百合粥,十几个馍并几罐咸菜。

  **盛了几碗粥,挨个递过去,见周晏瑾顺手拿了个馍,忙不迭的撂下碗喊道,“周叔,我帮你。”说完接过白馍,从中掰开,然后夹了几筷子咸菜进去,与此同时嘴里还不停的问,“周叔,你爱吃萝卜干不?豇豆角怎么样,吃的惯吗......”态度十分殷勤,近似于谄媚。

  周晏瑾端着碗尝了一口绿豆粥,诧异的问道:“是凉的?”

  魏红玉笑着解释,“在井里湃了整整一夜,取出来之后又装在保温桶里,所以是凉的。”声音清冽甜美,令人联想起泉水激荡在山涧之中的“叮咚”声。

  周晏瑾双目微凝,不再多说,开始闷头喝粥吃馍,末世后他因为担忧父兄子侄的安危,一路奔袭回国,累了躺在车中休憩,饿了就吃压缩饼干充饥,像绿豆粥这种汤汤水水的食物已经近一年没碰过了,一口粥一口馍这么吃着,竟让他产生了一种好似在品尝珍馐的错觉,不知不觉四个馍,两碗粥已经下肚。

  “周叔,再给你盛一碗粥?”**见他撂下碗筷,急忙问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