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天记 > 第一四八章九灵仙草
  “前辈,您是否真有办法?”

  经过一番解说,梦姨也了解了事情的始末,长叹了一声“冤孽”,之后就没拿正眼看过轩源。

  所以,听得轩源问题,梦姨仅仅冷哼一声,不搭理他,只轻柔的抚摸着月琉萤小手,满脸慈爱。

  良久,才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怕你们舍不得。”

  轩源一喜,义正言辞道:“前辈,您需要什么,尽管说,哪怕是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辞。”

  扫了他一眼,梦姨冷冷道:“你这条贱命,在我眼中,不值一文。”

  轩源不甚在意,他现在整个人都在想着月琉萤,只要能救活她,要他付出什么,他都愿意。

  “我要九灵仙草。”缓缓地,梦姨一字字道。

  “什么?”

  不仅轩源震惊,就连尹雪殇和长春真人,他们都是震惊得嘴巴张大,满脸不可思议。

  仙界有仙人,人间有仙草。

  神灵化碧血,缥缈浮云间。

  九灵仙草,亘古传闻,上古丹神,为炼制长生不老丹,遍寻宇宙,寻觅珍稀药材,以求炼制长生不老丹。

  经千万载岁月,足迹踏遍星河宇宙,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寻得了足够多的药材。

  有了珍稀药材,丹神开始炼制,传闻中的长生不老丹,结果却大失所望,经千百次实验,无一成功。

  丹神百思不得其解,因而求教于万神之主,神王仁慈,赐下一滴神血,给予丹神。

  神王之血,晶莹剔透,泛着灿烂金光,绚烂夺目,到达丹神手中,便化为一株神异仙草,此仙草有九叶,后世之人,称之为九灵仙草。

  得了神王赏赐,丹神欣喜若狂,又开炉炼制,历万载岁月,终于炼制出了真正的长生不老丹,供给诸神服下,得以长生不老,永生不灭。

  如此之说,或带有神话色彩,但是,九灵仙草,确实神效非凡,用之为药,可治愈各种奇难杂症,令病者脱胎换骨。

  正因如此,招致人类疯狂摘取,不加节制,外加生长条件苛刻,逐渐灭绝。

  纵观现今修真界,仅蓬莱仙岛之上,尚存一株九灵仙草,为保护这最后一株九灵仙草,蓬莱仙岛,可谓耗尽心血,严加看管,绝对禁止任何人采摘。

  曾有人以万金相求,遭离火真人所拒,又有人偷偷潜入禁地,妄图偷取九灵仙草,但为离火真人发现,被毙当场,自此之后,无人再敢,打九灵仙草的主意。

  “怎么,你不愿?”梦姨冷冷道,对轩源,她可没有半点好感。

  玄姬惨死在他剑下,化为一缕亡魂,那深痛血腥的一幕,至今仍盘绕在每个血月宫弟子脑海中,每每见轩源,她就涌出一股想将他给碎尸万段的冲动,要不是月琉萤担保,他早死不知千次万次了。

  轩源被问住了,月琉萤因为他,施展了禁忌之术,助他从山洞之中逃离,为此,他永远亏欠了她,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救治于她,纵然那东西在星空深处,在九幽地府,他也会想方设法拿到,不会有半点犹豫。

  但,现在,他却犹豫了,只因九灵仙草,为师尊最看重的传奇仙药,为了保护它,可谓费尽心机,耗费心血,他就算再怎么十恶不赦,也断不敢打九灵仙草的主意。

  可是,如果不拿九灵仙草,让月琉萤香消玉损,他必将痛苦终生,良心遭受谴责。

  重重矛盾,令他痛苦不堪,心绪烦乱,难以抉择。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对尹雪殇和长春真人而言,他们都是蓬莱仙岛之人,明白九灵仙草的珍贵,曾经,他们蓬莱仙岛,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因一次大战,受创极深,性命垂危,那时候,几乎所有蓬莱仙岛弟子,都跪倒在离火真人面前,恳请他大发慈悲,将九灵仙草取出,救治那位长老,但被离火真人给拒绝了,无论他们怎么恳请,都没有用。

  而今,又有人性命垂危,急需九灵仙草救治,轩源,这个岛主最看重的弟子,是否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闯入蓬莱仙岛禁地,求取九灵仙草。

  如果他真那么做了,他们是应该尽全力阻止,还是助他一臂之力,亦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除此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末了,轩源抬头来,这样问。

  “算琉萤瞎了眼,认识你这种人渣,我真替她不值,算了,我这就带她回仙霞谷,她出生的地方,此后,你这种垃圾,休想再见她一面。”梦姨厉声大吼,无比愤怒。

  月琉萤抱着必死的信念,逆天施展了青春不老功的禁忌之术,才拯救了他的性命,现在生命垂危,随时可能死掉,而这人倒好,不闻不问,实在太令人寒心了。

  “让我好好想想。”

  ……

  夜幕降临,苍穹如墨,一弯月牙儿,孤独升起,洒下清冷月光,映照月下的人儿。

  窗台,一个男子,倚窗而立,背负双手,微微抬头,仰望天边孤月。

  不知有多少时日,没有独坐窗前,静静地赏月了。

  而今,却又为何,独立窗前,悠悠抬头,静静观月。

  因为月琉萤之事,令他心绪烦乱,如一块巨石,重重压在了他心间,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一面,是自己这一生唯一心爱的人儿,她的容颜,她的笑容,她的话语,都已经深深地,深深地镌刻在了心底深处,再也无法忘怀。

  他喜欢看她陪伴在身边的样子,沉醉而迷离,大多时候,他都在迎合她的状态,努力配合着她,不知不觉间,他就把心给投了进去,莽莽撞撞,就像一头迷失了方向的小兽,跌进了她温柔的陷阱,再也爬不起来。

  他深深知道,自己已陷了进去,难以自拔。

  而另一面,为自己的授业恩师,自小便奉为神明的师尊,十年前神龙山一役,他失去了一切,人生处于最灰暗时期,正是恩师,将他带回了蓬莱仙岛,对他悉心栽培,授其学业,传其武功,正其行为,师尊恩惠,终生难忘。

  如今,他却要背叛恩师,去抢夺恩师辛苦培育的宝物,他的内心,无时无刻,不被谴责,仿佛有千万条毒虫,正啃噬着他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