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尊封神 > 第三百零七章金谷余孽
  行羽并未在大殿中久留,他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祝霍给他的时间只有一天,一天之后,他便要跟随祝霍等人一起前往弄火城,距离云霄大会举办的时间还有一个月,这段时间,他都要以祝家客卿的身份待在弄火城。

  和行羽一起出来的,还有祝桐,这个在金谷勾结拜月宗攻陷飞云谷时突然消失的人,如今就和行羽并肩而行。

  从大殿里出来的只有他们两人,祝霍和跟他一同前来的三名强者留在殿内,接受秦克山等人的宴席款待,像祝霍这样的炼器大师,飞云谷自然是要结交的,而借着行羽的事,正是一个绝佳的契机。

  行羽低头走着,并没有去看身边的祝桐一眼,而后者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同样是沉默无言。

  如此过了一会,祝桐终于是忍不住说道:“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离开之后,又回到这里吗?”

  行羽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我并不感兴趣。”

  祝桐原本就是金谷的核心弟子,曾经还想挑战过行羽,对于这个人,行羽并没有什么好感,若不是当初他在金谷背叛飞云谷时,独自一人离开了,恐怕在之前的大战中,他就已经被行羽斩杀了。

  祝桐自讨了个没趣,也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过对于行羽的反应,他倒并不意外。

  “我是被祝家赶出来的,只有在二十五岁时达到升灵境,才能重返祝家,至于原因嘛,你也知道,祝家是炼器世家,可我对炼器并不感兴趣,反而更痴迷武道。”

  面对祝桐的解释,行羽仍是面无表情,自顾自的走着,而祝桐对此似乎毫不介意,现在的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祝老之前也跟你说过,葛郑两家觊觎我们祝家的地位已久,一直在想办法削弱祝家的势力,十年前,我的父亲便是在葛郑两家的陷害下,在一次采集炼器材料的时候,命丧凶兽之口。”

  听到这里,行羽面色微微一动,然而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当时三家约定一起进入双帝山脉深处,结果在遇到那只凶兽后,另外两家却抛下我父亲独自逃生,而这也正是我们无法对两家问罪的原因,毕竟不是他们亲手杀了我父亲,虽然两家郑重道歉,并且承诺赔偿,但我知道,那次行动根本就是两家的阴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害死我父亲。”

  “我父亲是当今祝家家主的弟弟,在炼器方面的天赋甚至不弱于现在的家主,我就是为了想给父亲报仇,才决心修武的,只有我的实力足够强大了,才能杀了那些仇人。”

  这个时候,行羽终于是停下了脚步,转而皱眉看向祝桐,面色冷峻。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祝桐沉声说道:“我知道自己的天赋,离开了祝家的资源,想要在二十五岁前突破升灵境几乎不可能,不过我却知道祝家需要什么,因此你的消息可以说是我透露给祝家的,而换来的条件便是重新接纳我回到祝家。”

  “我明白了。”行羽说完便再次朝前走去,似乎对祝桐说的话,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既然是我推荐的你,那我也有些建议要对你说,你此番去弄火城,恐怕会遇到不少是非,毕竟祝家的那一个名额,觊觎的人还是很多的,你若想安安稳稳将那个名额握在手里,少不了要亲手解决一些麻烦,展现出足够的实力,才能服众。”

  听了祝桐的告诫,行羽神色淡然的反问道:“若是我展现不出实力,是不是就要被夺回名额了?”

  “呃......”祝桐一愣,旋即摇头道:“那倒不至于,只不过......”

  “那不就行了。”行羽直接打断了祝桐的话,随即加快度朝演武场走去,他知道此时6禾等人应该都在那里,在离开之前,他还是要和这些人打一下招呼。

  然而当他来到演武场后,现这里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人群中更是爆出一阵阵的辱骂声,每个人皆是怒火中烧,义愤填膺,他们目光中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演武场的中心位置。

  “杀了这个叛徒,让他为那些惨死的同胞陪葬!”

  “让他去陪他那狗贼老爹吧,我们飞云谷不要这样的垃圾!”

  各种怒骂声不绝于耳,就在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行羽师兄来了。”一时间辱骂声立刻停下,所有人都是转过头来,将目光集中在了行羽身上。

  “这里怎么回事?”行羽皱着眉头,对身边的一名弟子问道。

  “回师兄的话,我们骂的是高逊宣那老贼的儿子高莫,他在大战的时候未战先逃,才被我们抓回来,现在就绑在演武场的中心,大家打算就地处决了他呢。”

  “高莫?”行羽心头一动,对高莫他还是有些印象的,当初离开行家镇时,他第一次遇到飞云谷武者,便有这个高莫,行羽也是到了飞云谷之后,才知道高莫竟然是高逊宣的儿子,只不过这家伙实在太废,身为谷主之子,修为竟然只有炼魂境。

  与他的修为相比,高莫更让大家记住的是他做的那些恶事,仗着他爹的名头,这家伙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子,残害了多少与他有仇的人。

  而在行羽露面后,在场的弟子也是纷纷向两边散开,给行羽留出一条路,如此一来,高莫的身影,便是直接显露在行羽视线当中。

  此时的高莫,被绑在一根石柱上,浑身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他的脸已被打的肿胀成一个猪头,身上更是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这些伤并不足以致命,却也能让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一点,从他那不停哼唧的嘴上,便可看出来。

  “他身上的伤都是你们打的?”行羽沉声问道。

  那名弟子点了点头,随即面色愤然的道:“他被我现时,正在一个凡人小镇上捉住一名少女,欲图不轨,要不是我们现的早,就被这畜生得逞了。”

  行羽点了点头,原本行羽想说给他一个痛快的,但按照那名弟子所说,这家伙被打成现在这样,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对于这样的家伙,行羽并没有什么兴趣,在场的这些人,完全可以解决这件事。

  就在行羽即将离开时,那高莫似乎现这边的情况,特别是当他看见祝桐时,就如同看见救星一样,立刻对着后者哭喊起来。

  “祝桐,你救救我,看在我们都是金谷弟子的份上,你救救我啊,他们要打死我了。”

  祝桐神色一凛,眼神厌恶的看向高莫,冷喝道:“在金谷勾结拜月宗,攻击其它六谷的时候,我就已经和它脱离了关系,你这样的畜生,死有余辜,没人会愿意救你。”

  祝桐好不容易回到祝家,如今祝家更需要行羽的帮助,因此他也是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深怕会让飞云谷的人产生误会。

  在求救祝桐无果后,高莫竟然又看向行羽,哀声哭求道:“行羽师兄,行羽大哥,你还记得当年我配合你在双帝山脉对付魔狼的事吗,我们一起救的慕流夜长老啊,说起来我也是有功的,你让他们放过我好不好,我一定改过自新,为你做牛做马......”

  高莫十分明白行羽如今的地位,只要后者一句话,自己说不定真就不用死了,然而在看到行羽那冰冷的面容时,他心里升起的希望,再一次破灭了。

  “行羽大哥,你救了慕流夜长老,叶薰那妮子对你感恩戴德,恨不得以身相许,你抱得美人归了,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啊......”

  高莫说这话时,丝毫没有留意到叶薰此时就在人群中,听得高莫的话,她也是羞红了脸,整个人不知所措,一旁的碧心挡在她前面,指着高莫更是破口大骂。

  而行羽在听到高莫的话时,面色也是突然一变,厉声喝道:“闭嘴!你这样的人,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上。”

  行羽说完便径直离开了这里,而在场的弟子们听得行羽离开之前说出的话后,立刻反应过来,立刻一涌而上,再次将高莫紧紧围住,空气中只传来后者那一声声的惨叫声,直到越来越微弱。

  行羽并没有去和叶薰交流,他明天就要离开,此时若是和她有什么接触的话,只是让后者徒增伤悲罢了,叶薰对自己的心意,行羽也已经明白,他只希望对方能够慢慢忘记自己吧。

  当叶薰从羞涩中反应过来时,现行羽早已离开多时,性格腼腆的她,也只能是两行清泪划过,或许这份感情,真的只能永远放在心里了吧。(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