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后裔 > 第四十三章鬼缠人
  王乙二人又等了十来分钟,见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连骗子都走了大半。二人叹息一声,知道今天估计是没戏了。失落的向车站走去......!

  “你说咱不能在这白等一个月吧!”石苍有些担忧道。

  王乙翻了翻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啊!再说这不是你的地盘吗!平时你爷爷大约每隔多长时间能帮人看一次事儿!”

  “这我也说不好!”石苍有些为难道:“白天上课所以也不知道他都干什么。晚上倒是有时候带着我去抓鬼。一个月能去一两次吧!”

  “一两次也行啊!”王乙想了想问道:“你爷爷每次大约都收多少钱?”

  石苍道;“100到1000元不等!这要看具体办什么事!”

  王乙点了点头:“嗯!我爷爷在世的时候大约也是这个价。”

  “你说!物价如今都飞涨,他们老哥俩怎么就不知道涨价呢!本来现在灵异事件就少,按照他俩定这价不饿死才怪呢!”

  王乙苦笑的摇了摇头:“估计他们还是按照他们那个年代定的价!”

  “我应该找个机会教教我爷爷什么叫做通货膨胀率!”石苍嘀咕一句,拧开矿泉水瓶盖,似是发泄一般准备一饮而尽!

  “等!等......!”就在这时王乙突然惊呼一声,一抬手,正好打在石苍举起的矿泉水瓶上!

  “哗......!”剩下的大半瓶水一滴没剩的浇在石苍脸上,顺着鼻孔便灌了进去.....!

  “啊!我擦......!咳!咳......!”石苍哀嚎一声,差点被呛死。连连咳嗽几下把呛近鼻孔里的水咳了出来。

  “你TM要干什么!能不能好好走个道......!”石苍好不容易缓口气,顿时冲着王乙怒喝道。

  见王乙死死地盯着前面,石苍推了推他:“怎么了!见鬼了!”

  “我去!来了!”王乙激动的低声喝道!

  石苍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玩意来了?”

  “乌云盖顶、眉泛青芒!此人家中必有祸事!”王乙沉声道。

  石苍顿时明白了王乙的意思,兴奋道:“我擦!是迎面过来的那个人吗!”

  “天无绝人之路啊!”石苍嚎叫一声,一个箭步蹿到男人面前:“这位大叔!我看你印堂发黑、眉间有煞。不如让我帮你破破如何......!”

  “滚......!”没等石苍说完,那位满脸愁容的中年大叔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怒骂一声!其身后还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男子,直接一左一右将石苍拽到一边!

  “靠!”王乙满脑门子黑线,石苍这厮一激动竟然想都没想,就将那些骗子的口头禅说了一遍:“这是生怕人家不把他当成骗子怎么的!”

  王乙暗骂一声,急忙迎了上去:“敢问这位大叔可是要去如意阁?”

  “嗯?你怎么知道?”中年人一愣,止住脚步,一双眼睛好似利剑一般上下打量着王乙。

  王乙面色不变,自信的笑了笑:“但凡走在这条街道上,像大叔你这般乌云盖顶之人。没有一个人不是奔着如意阁而去!”

  “你是什么人!”中年人饶有兴趣问道。

  王乙轻轻一笑;“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道人星月下,相次礼茅君。”

  王乙说完深深看了中年人一眼;“大叔说我是什么人!”

  要说王乙也是真下了血本了!将肚子里仅能想到的两句描写茅山的诗句都抖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两句诗彼此之间搭不搭!倒不是王乙有意卖弄,而是眼前的这位大叔虽然面露愁容,但剑眉并立、双目似剑,棱角分明、眉宇间隐有紫气闪现。一看就是吃官家饭的。

  对付这种精通世俗的人精,寻常哄骗之术肯定无效。若是一个不好,被他身后的两个保镖胖揍一顿也是有可能的!如此还不如一开始便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表明身份的好!

  “茅山的!”中年人半信半疑的看了王乙一眼,大笑一声:“哈哈!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毫无畏惧!连茅山道士都敢装!”、

  说完怒喝一声:“信不信我马上命人把你抓起来!装神弄鬼、传播封建迷信足够拘你半个月的!”

  王乙毫无惧色的摇了摇头:“半个月的时间我能耗得起。就是不知道您的亲人能不能等的起呢!”

  中年人瞳孔一缩,似是被王乙一言命中了心中的痛楚!

  王乙轻轻一笑,继续说道:“再者说您说我装神弄鬼,那么您又如何呢?若是您不信鬼神又岂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遇到我!”

  中年人神色稍缓,试探道:“你是石大师的什么人?”

  王乙指了指一旁正努力挣脱束缚的石苍:“石大师是我的长辈!而这位是石大师的亲孙子!”

  “额......!就这个小骗子?”中年人怀疑道。

  王乙嘴角隐隐抽搐,强忍着大笑的冲动,淡然道:“我这位道兄性子顽劣,倒是让大叔见笑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一挥手,其身后两个保镖点了点头松开了石苍!

  “你真的是石大师的孙子?”中年人上下打量着石苍怀疑道。

  “这还有假!”石苍撇了撇嘴,直接亮出身份证傲然道:“你看看我是不是姓石如假包换!”

  中年人点了点头,神色稍缓,歉意道:“不好意思!我来之前经人提醒说这一条街大部分都是骗子。所以误会两位小兄弟了!”

  说完急忙对石苍说道:“不知石大师现在可否方便。我有生死攸关之事请石大师帮忙!”

  石苍装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我知道啊!否则我俩怎么会拦住你呢!”

  中年人大喜过望,激动道:“如此!烦请二位小兄弟带路!”

  石苍与王乙对视一眼,顿时心中了然,摇了摇头:“我们之所以拦住你就是不希望你去打扰我爷爷!”

  “石大师有何不便吗?”中年人急忙道。

  石苍装出一副悲痛之色:“我爷爷年岁已大。前日又与鬼母斗法伤了些元气。所以我实在不愿他老人再出手以至伤上加伤。”

  中年人急忙道:“小兄弟忧亲之情我极为理解!但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那幼子被歹人所害,如今生死未卜。他才不过四岁啊还望小兄弟务必救他一命啊!”

  王乙见差不多了,生怕石苍一激动嘴里再蹦出两句骗子“专用语”。急忙抢先道:“大叔稍安勿躁!我二人既然拦你去路自然不会见死不救的!”

  “哦!”中年人大喜过望,急忙道:“小兄弟有何要求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皱一下眉头!”

  王乙问道;“敢问大叔贵姓?”

  中年人道:“我姓程......!”

  王乙点了点头:“程大叔要是信得着我二人,不如让我们去看看令郎如何?”

  “这个......!”程大叔面露难色!

  王乙也不意外,轻轻一笑:“程大叔有所不知。我二人虽然年岁尚浅,但自幼学道。如今已十年有余,一身道法虽比不得自家长辈,但也已经小成。对付寻常邪魅根本不在话下!”

  “我说你这大叔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们两个又不是骗子。带我们先去看看,若是我二人解决不了你再来麻烦我爷爷也不迟啊!”石苍拍了拍胸脯继续说道:“我二人行走江湖多年,向来是先办事、后收钱!若是治不好你儿子分文不取!要是治好了的话吗......!”

  “钱不是问题!”程大叔点了点头:“也罢!那就麻烦两位小兄弟与我走一趟吧。若是能救我家小儿程某必有重谢!”

  石苍本想事先与他谈好价钱。被王乙一瞪眼生生憋了回去!开玩笑这位大叔一看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只要救了他的儿子,心情大好之下,钱肯定少不了。若是事先谈好价钱,反倒被动!

  果然正如王乙所料,当传说中的加长林肯停在二人面前的时候。王乙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心里暗道:“这回可真是掏上了!”

  二人上了车。王乙极力平复一下心绪,强作淡定道:“程大叔不知可否先将令郎的事情跟我们说说!”

  程峰点了点头,沉声道:“我那小儿子今年四岁,于我也算是老来得子了!平日里自然爱护的紧。不怕两位小兄弟笑话,那小子出门配的保镖比他老子我都多!可是就这样千防万防还是出了事......!”

  王乙二人心中一紧,仔仔细细的听着!

  程峰眉头紧锁,继续说道;“从半月前开始。我那小儿子总是白天呼呼大睡。要说小孩子白天睡觉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我那孩子一睡就是一整天,就算叫醒了也是迷迷糊糊的!我们两口子怕他是得了什么病,赶紧带他去医院。结果从上到下,里里外外的查了一遍都没有任何问题。

  趁他清醒的时候,孩子他妈随便逗他,问他是不是晚上不好好睡觉所以白天才那么困啊!谁曾想那孩子竟然点了点头,说:“每天晚上都有一个小妹妹陪他玩。”我们两口子本以为是保姆偷偷把她的孩子带到家里来住便质问她。接过她死活不承认。

  我二人觉得事情蹊跷,所以便在孩子的房间里装上了摄像头!本想抓保姆一个现行。结果第二日我们两个一看录像,差点没把我俩给吓晕过去!

  但见半夜两点钟左右的时候,我那孩子便起了床。让人奇怪的是,他不仅不作不闹竟然还在屋子里玩了起来,而且更令人恐怖的是,我那孩子并不像是自己在玩。而是好像有人陪他一起玩耍一般。他的玩具就在他面前自己会动,而且我那孩子还有说有笑的!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的保姆就睡在旁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程大叔看了王乙二人一眼,见二人眉头紧锁,并没有什么惊骇的样子,便继续道:“其实别看我生意做的那么大。可是我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我老婆当天晚上就想请个大仙来看看。结果被我制止了。

  当天晚上我和几个保镖躲在隔壁,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到半夜两点多,见我儿子那屋有动静。我们几个直接踹门而入。结果当场便看到我儿子抱个皮球,双眼空洞的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我刚想问他半夜怎么不睡觉。

  结果我儿子竟然率先说话了。而且竟然还是一个成年人的声音,他先是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们终于发现了!若想救你儿子便放弃开发区的拿块地,否则不仅你儿子会死,你们全家都在劫难逃!”说完我儿子便晕了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而且我儿子晕过去后,便脸色铁青一直高烧不退。我当晚便带他去看医生,结果那位医大的老教授与我家是古交,说我儿子乃是外病他治不了,便引荐我到石大师这里!”

  程大叔说到这,见二人沉默不语,便试探道:“不知二位小兄弟能否救我儿子?”

  王乙想了想沉声道:“程大叔莫急!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令郎的确是被恶道所害。没想到在H市竟然有人豢养恶鬼。我二人必定除之!至于能否救活令郎我二人必须看到令郎如今情况如何才能判断。”

  程大叔点了点头,道谢一声,不在多言......!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便来到了H市的别墅区。车子停在了一栋三层别墅面前。几人刚下车,便见一位贵妇匆匆跑了出来。满脸焦急的对程大叔道:“怎么样老程!请到石大师了吗!”

  程大叔赶忙介绍王乙二人道:“这两位小兄弟一位是茅山传人。一位是石大师的孙儿!”

  见王乙二人不过20出头的年岁,贵妇顿时失望至极,急忙问道;“石大师怎么没来!”

  “你别急啊!”程大叔急忙道:“石大师身体有恙,所以遣这两位小兄弟来看看!”

  “这......!”贵妇有些担忧道。

  石苍撇了撇嘴:“我说阿姨!你别看我们岁数小,但对付些许鬼魅还是手到擒来的!”

  王乙点了点头:“是啊阿姨!你若是不信想让我们试试如何?”

  贵妇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妥,急忙道:“对不住啊两位小兄弟!我实在是太担心我儿子了,所以有些失态!”

  王乙淡淡一笑:“没事的!我们完全能够理解您的心情......!”

  程大叔一挥手;“好了!咱们别再门外客套了,二位小兄弟楼上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