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但闻剑啸 > 武神曲三十九
  张智难满脸黑泥,仍是看不清真面目。慢慢悠悠走到了场下。令狐九剑以及剑灵派五名少女早已等在场下,见张智难下场,向着酒楼一行礼,便顺着走廊鱼贯入场,面对面站定。

  令狐九剑仍是那副忧郁的美男子形象,剑灵五女也一如既往,神色高冷,双方互相凝视,并不急于出手,一时之间擂台上悄无声息,落针可闻。

  过了一会儿,令狐九剑叹了口气道:女士优先,诸位请进招吧。说完,门户大开,摆出了个邀请的姿势,仿佛不是在比武,而是在请人做客。

  五女中一人冷冷地说道:我们还道令狐九剑行事洒脱,不拘小节,哪知也是重男轻女,为繁文缛节所束缚,真是浪得虚名。

  令狐九剑苦笑一声,拱了拱手,说道:姑娘教训的是,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只好占这个先手的便宜了,小心。

  刚说完这个“心”字,身形忽然一晃,消失在原地。

  “来的好,姐妹们,使剑气护体。”刚刚说话那女子大声下令,话音刚落,五名女子便互相背靠,呈花瓣形状,同时向着五个方向挥出五道弧形剑气,形成了一个直径五丈余的圆环,令狐九剑如从任何一个方向攻来,必会先撞上剑气。

  果不其然,只听“砰”的一声,令狐九剑为剑气所阻,身形一顿,出现在剑灵五女正北面七尺之遥。五女齐声娇呼,剑气齐出,只见五条长蛇般的剑气相互缠绕,犹如一条青龙,向令狐九剑撕咬而去。

  令狐九剑长剑死死抵住青龙龙头,双足发力,竟然深陷石板寸余,但依旧被青龙推后十余尺,在地面踩出两条直线,身子已到湖边,眼看再有半步便会落入湖内。忽然大喝一声,长剑一挑,青龙调转龙头,向上空飞去,直入云层,去而不知所踪。

  令狐九剑脸色忧郁,拱手道:剑灵派果然剑气剑风名扬天下,绝无虚士,但恕在下多嘴,似乎此招并非女子应该使用。

  一女嚷道:什么女子男子,你怎么如此迂腐,老是强调男女之别,你是书院的老学究么?而且你口口声声说女子不应使用此招,但你又无招可破,岂不是胡吹大气,自相矛盾?

  令狐九剑微微一笑,长剑一抖,说道:玄狐天河剑。说罢,缓步向五女走去。

  剑灵五女见他步伐缓慢,不约而同地心想:他这是找死。再次长剑齐挥,使出方才青龙剑气,不过此次全力施为,只见青芒舞动,一条比刚才粗上一倍的青龙张牙舞爪,向令狐九剑飞去。

  令狐九剑剑上出现一道旋风,大喝一声,长剑从后向前划出半圆,用力一挥,一道碗口粗细的剑气呈螺旋状射出,其中隐隐发光,好似银河一般,迎上了那条青龙。

  众女见青龙比银河粗上数倍,满拟轻松获胜,哪知两者相撞,银河有如摧枯拉朽一般将青龙撕成碎片,随即向剑灵派袭来。众女大吃一惊,急忙闪躲,五人堪堪避过银河,兀自惊魂未定。只听一个声音传来:玄狐飞花剑。五人只觉身后五六个穴位同时一麻,就此动弹不得。

  只见令狐九剑从五人中间缓步走出,站到五人面前,声音低沉好听,似乎循循善诱,说道:诸位,并非令狐九剑迂腐,只是男女在身体,力气,性子诸多方面确是有别,如不能因人而异,量才施教,则犹如南枳北橘,指鹿为马。要知女子身子轻灵,心思细密,所学剑法应以轻便迅捷,招数多变为宜,如强行效仿男子比拼腕力内力,不仅事倍功半,而且暴殄天物。刚才我以天河剑气破你青龙剑气,而后用飞花剑法点你们穴位,你们细细想想,可是此理?

  五女忽觉穴位一松,手脚顿时能动,但此时已明白自己武功与令狐九剑天差地远,再行拼斗也是自取其辱。而且令狐九剑身体力行,指点她们武功,破除她们武学上的知见障,也是心下感激,当下纷纷拱手,单膝跪地,一女说道:谢令狐大侠赐教,我们今日甘拜下风,日后如有长进,定会再来拜谢令狐大侠指点之恩。

  令狐九剑拱手回礼,说道:诸位不必多礼,我在西安明炎道场恭候诸位前来切磋,共谋进步。说罢,转身下台。

  叶书奇见状,不待刘云剑反应,高声宣布:八强战第三场,明炎道场获胜!

  至此,四强已全部产生,分别是黔灵派对武当派,虎头派对明炎道场。

  此时已是戌时,叶书奇宣布休会半个时辰,随后便进行半决赛。参赛选手可进酒楼休息,也可于湖边设席,赏月饮酒,散步观湖。

  黔灵派兴冲冲地拥着萧贱,来到酒楼二楼,只见正对赛场那间包厢戒备森严,几乎半个楼面都是士兵。一见这阵仗,嚣张如王希仪也是收敛不少,不去招惹,黔灵派在远离士兵之处包了一间房间,摆下酒席,自行饮酒赏月。

  王若兰满面春风,笑靥吟吟地说道:萧前辈,此次闯入四强,可说已超额完成掌门任务,那半座金矿已是你囊中之物,小女子先在此恭喜你了。

  萧贱疑惑地问道:不是冠军才有奖赏吗?怎的提前兑现了……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脚被谁踩了一下,转头望去,只见鸿雁面色如常,但似乎眉宇之间暗藏杀气,当下住口不言。

  王若兰笑了笑,说道:之前那字据只写明如取得冠军便可获冠军奖金一千两白银,而现在已入四强,已达到我个人的预期,我那金矿乃是私人之物,分你半座也是我私人之举,萧前辈你可明白?说罢,两眼眨巴眨巴,望向萧贱。

  萧贱见她又有旧话重提之势,不由心里忐忑,顾左右而言他,想要将此事揭过去。哪知王若兰紧咬不放,屡次将话题引到自己与萧贱身上。萧贱一时手足无措,又生怕鸿雁起疑,只好唯唯诺诺,缩在一旁。

  忽然鸿雁柔声说道:师傅,我刚才见你在擂台上使出那招剑法,威力之大,仿佛天地变色,我有一些武学上的疑惑,想请你指点一下,我们到湖边走走吧。说完,不待萧贱答话,拉起萧贱衣袖,两人起身离坐。随即向黔灵派众人做了一揖,说道:王姑娘,诸位,师门规定,本门武学奥秘不能外泄,恕我等暂时离开,小半个时辰之后,我与师傅在擂台外相候。

  王若兰神色不善,但当着众人面也不好发作,于是也是一拱手,冷笑道:好啊,不过你到时可要把你师傅完璧归赵哦。说完,王若兰与鸿雁之间仿佛电闪雷鸣,战意弥漫。

  萧贱差点吓尿,急忙一拉鸿雁,向黔灵派拱了供手,一扭头,下楼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