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骑士悲歌 > 第八十五章
  鹰雪引导着黄勇超体内的巨大能量不断地在身体的各个经脉穿梭,黄勇超现在被激发了体内的所有潜能,作为木精灵的他,体内的木系本源力量同时被激发了出来,在本源力量的牵引之下,鹰雪体内那股属于花惜春的木系本源力量如同找到了归属地一样,不由自主地随着鹰雪的真气慢慢地注入了黄勇超的体内,而此时,他的本命元神—紫元圣婴也在鹰雪不注意之时,溜出了鹰雪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融入了黄勇超的身体,并且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黄勇超的丹田要穴。

  随着紫元圣婴的突然加入,形势突然发生了大转变,黄勇超体内的能量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迅速地流动到丹田之处,紫元圣婴一点也没同黄勇超客气,将能量迅速地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黄勇超势必会被吸干,那样的话,鹰雪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可怜黄勇超根本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以为鹰雪是在帮他消去多余的能量呢,现在有了紫元圣婴的加入,他的压力大幅度减轻,感觉舒服多了,要是他知道自己这样会安乐而死的话,恐怕他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黄勇超无所谓,鹰雪可是紧张得要命,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制止紫元圣婴这种疯狂的举动,现在鹰雪用神识根本就拖不动陶醉于美食之中的紫元圣婴,但是也不能让他这样肆无忌惮地随意而为,可是鹰雪没有丝毫经验,以前这种工作都是截天教他做的,现在事到临头,他根本就无计可施。

  就在鹰雪急得要命之时,鹰雪的脑海中突然传出了截天的声音:“鹰雪,你马上封住紫元圣婴的百会要穴,然后你在他头上加下禁制,他就会乖乖地回到你的身体里了!”

  “原来是这样!”鹰雪听了截天的话后,立即便设下封印,将紫元圣婴地天灵全部封住了,正在贪食之中的紫元圣婴顿时便哪同被抽去了筋骨一般,立刻便瘫痪萎靡了下来,鹰雪见状,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便用神识把紫元圣婴摄回了自己的体内。

  做完一切之后,鹰雪这才轻轻地嘘了一口气,不过,他现在真气还留在黄勇超体内,必须马上收回来,而现在的黄勇超,并未因为少了些能量而难受,反而被紫元圣婴吸走了一部分能量,感觉自己轻松多了,在鹰雪的帮助之下,已经可以自主地运行真气了,当然如果鹰雪收回了他的真气,黄勇超将会感到更加舒畅,毕竟体内积存太多的能量对他这处初级的修炼者而言,独自修炼还是有些太多了。

  黄勇超的心思,鹰雪完全能够感应得到,既然一切基本上大功告成,自己也该功成身退了,今天的事情真是太凶险了,鹰雪为自己的孟浪感到后悔不已,以后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还是少做一些为妙,免得害人害己,细细想来,这种誓言他自己好像发过了许多次,也没见他改过。

  鹰雪收回了真气和不属于黄勇超的那和部分木系本源力量之后,便静静地调息起来,刚才鹰雪也动员了所有的能量,而截天亦是是因为耗费太多的真气,无力再封住紫元圣婴,这才让他乘机逃了出来,这个紫色的本命元神真的很可怕,随时会脱离自己的约束,神识根本就对他没用,只有用封印结界来制住他,长此以往这也不是一个办法,鹰雪真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管速个令他头疼的元神,如果应截天所讲,有朝一日,这紫元圣婴反噬自己,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善了,杨玉海的事情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可不想步入杨玉海的后尘,想到杨玉海,鹰雪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往事不堪回首,自己的心神太过于分散,这样很容易走火入魔的,鹰雪心头警觉起来,使劲地摇了摇头,驱散了蒙在心头的这层阴影后,便安心地调息起来,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离奇,他还有满肚子的疑问要请教截天,当然这必须等他恢复过来,而当务之急,应该使自己先恢复过来。

  一切又复归寂静,虽然火练精是背对着鹰雪,可是以他那种奇特的感应能力,完全能够感应到鹰雪与黄勇超之间刚才所遇到的激烈情形,而且,随时截天真气的消耗,他也感应到了鹰雪体内那异常的能量气息,不过,他还是没发觉截天藏在鹰雪体内,不过,在火练精想来,这些可能都是人类的修炼方式,与精灵是完全不一致的,这点从鹰雪给水无痕治伤之上便可以完全看出来,可惜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不然,倒可以向鹰雪好好请教一番。

  正在火练精想得入神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吵闹声,原来是花惜春与水无痕两个,同人在争辩,似乎是有人想要强行入洞来,这里可是火精灵的禁区,一般精灵是不敢轻易进来的,火练精不由侧耳倾听起来。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竟然敢拦住小爷的去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们火精灵的圣地岂容你们轻犯,让开,别拦着我去大爷爷的路,我念在你们是女流之辈,不想与你们计较,识相的快快离开,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我们精灵勇士一来,你们可就无路可逃了!”一个稚嫩的童音传入火练精的耳中。

  “唉,又是这个惹祸精,真拿他没办法!”虽然火练精这些年都没有出过这天元洞,可是他一听到这稚嫩的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谁了,除了火练神这个宝贝孙子小辛外,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

  “小朋友,你先暂时回去,你大爷爷有要事办,如果你这样闯进去的话,会打扰他的,你还是过一会儿再来吧!”花惜春轻言细语地对小辛劝解道,希望他能够回头。

  可是,这个家伙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花惜春和水无痕这么两大美女站在他面前,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不仅如此而且还一点都不领情,凶神恶煞地对着两人说道:“你们让不让开,否则,别怪我辣手催花。”小辛捋了援手臂,威胁地说道,可惜他实在太小,这副老成的模样,让人忍禁不止,把花惜春与水无痕这两位大美女,逗得个花枝乱颤。

  火缗精知道他这个小孙子的脾气,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正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去劝解一下,可是想到了身后的鹰雪与黄勇超二人,不禁神情之中又有些犹豫。

  鹰雪与截天几乎同时醒过来,这个洞并不是很大,鹰雪耳朵又不聋,小辛的声音,早就已经传进了鹰雪的耳中,这个调皮的小火精灵连鹰雪都上过他的当,故而对他的声音,鹰雪也是再熟悉不过了。

  “火前辈,我还是出去一下吧,你这个宝贝孙子,真是古灵精怪!”鹰雪走出洞来,轻轻地对着火练精说道,这个老火精灵真是不错,丝毫没有架子,竟然坐在这里如此认真地帮鹰雪护法,这份胸襟,这份情谊,鹰雪哪能不感动!

  “这小子非常聪明,如果以后能够用在正途之上,必定能够造福整个精灵之城,如若为恶,那必定祸害一方!为害不浅!”火练精虽然看透了生死,可是这份亲情却如一根无形的丝线,将他紧紧系牢,挥之不去,割舍不断。

  以花惜春和水无痕的修为,即便是不用回头,也知道鹰雪已经无恙,便不再与小辛纠缠,让他进了天元洞,没想到这小家伙一进洞中,一眼便认出了鹰雪,指着他大声说道:“你不是被关在圣火牢中吗,为何会逃了出来?”

  面对这个小大人的那严厉的指责,鹰雪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对小辛问道:“你不是去搬救命来救我们吗,为何食言?”

  “我……”小辛一时语塞,他不是没找过他爷爷火练神,可是没想到反而被训斥了一顿,而且还被关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偷偷溜了出来,他此刻恐怕还在受苦呢,他来找火练精就是来搬救兵的,不过,他被关期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一无所知,现在被鹰雪诘责,终究是个小孩子,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应答鹰雪。

  “好了,小辛,这位叔叔是逗你的!对了,你跑进天元洞来找爷爷所为何事?”火练精慈祥地说道,看来他非常喜欢这个小孙子,平时也比较溺爱他,难怪这小家伙平时目空一切,趾高气扬,骄扬跋扈。

  “哦,没什么事,只是来向爷爷请安的。”小辛的见到情况不太妙,而且鹰雪都逃出了圣火牢,那火寇明叔叔也肯定已经出了圣火牢,自己来搬救兵的事情也就不必提起了。于是,他突然笑吟吟地对鹰雪说道:“叔叔,既然你已经平安无恙,那我就放心了,你可知道我一直都很担心你!”

  “担心我?!”鹰雪还真是想不通,鹰雪虽然同很多人打过交道,其中也不乏小孩子,呆是还没有遇到过像小辛这般狡猾的鬼精灵,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计,鹰雪还真是水敢小觑他,难怪刚才火练精会说他是个危险人物。“我看你是在担心我的小乌吧!”

  “小鸟,是啊,是啊!我都很担心的!”小辛一听鹰雪的话,立刻把头点得像啄木鸟一般。

  不仅是水无痕和花惜春二人不明白鹰雪与小辛之间的对话是什么意思,而且连火练精这个老精灵也被他们两个给弄糊涂了,不明白他们口中所说的小鸟究竟是何物,竟然能够引起小辛这么大的兴趣。直到鹰雪从须弥戒中放出小鸟和小金两个之后,他们三个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我虽然不能把小鸟送给你,可是却可以让他陪你玩,不过,你可不准欺负他哟!”鹰雪哪能不明白小辛的意思,不怕被贼偷,就怕被贼惦记,既然这个小辛对小鸟有如此狂热的爱好,不如让他陪小鸟玩玩,省得他老是惦记着。

  “当然,一定,一定!”小辛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从手中发出一团大火球,将在空中飞舞的小鸟给烧成了一只烤鸡。

  “啊!”两位美女发出了一声惊呼,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这么心狠手辣,明明刚才还答应得好好的,可是话都还在耳边回响,便把那只可爱的小鸟给烧成了一只烤鸡。

  “你这个混小子,你怎么能这样呢?”火练精见自己的孙子犯下了如此大错,不禁感到极度的不好意思,这只灵兽肯定是鹰雪的心爱宝贝,不然也不会如此重视了,可是没想到却被这个调皮的孙子给烤熟了,这让他如何向鹰雪交待着。

  “没事,没事!”鹰雪急忙安慰三人道,这场面他可是见多了,这小鸟不怕火烧的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如此吸引小辛恐怕原因也是这个吧。

  小辛根本就理会火练精的训斥,而是马上趴在了地上,紧盯着被烧焦了的小鸟不放,他这几天一直想不通,当天自己为何一不留神,这小鸟就长出一身黄色的羽毛出来,今天他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他要仔细地观察一番。

  “咦,真是怪事,这只灵兽似乎并没有真正死去,他正在快速地复原呢?”火练精的感应能力超强,小鸟身体里的巨变他哪能感应不到。

  小鸟的复原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他的身体不仅慢慢地长大,而且被烧掉了的羽毛又慢慢地长了出来,不消片刻工夫,一身雪白的颜色又重新披在了小鸟的身上。

  火练精、水无痕、花惜春和小辛四个被眼前的异像给惊呆了,这样的奇事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死而重生事小,可是眼前的这只灵兽是以死亡来进化的,这种奇事可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了。

  “难道这只不起眼的小鸟竟然会是它吗?”水均痕敢先收起了惊讶之情,醒悟了过来,见到了小鸟的异象之后,她似乎是有所顿悟,眼神也不由变得明亮起来。

  “他是什么灵兽,水族长你可知道?”鹰雪一听水无痕的话里弦外之音,便有些心动,他虽然带了小鸟这么久,可是却从来不知道小鸟是何处灵兽,今天碰到了行家,他知道自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水无痕皱娥眉,似乎在极力地回想着什么似的,以一种幽远的声音慢慢地说道:“传说神兽之中的凤鸟与神凰修行千年之后,便出来寻找伴侣,经过千年相恋,经过九天雷劫之后,便可以晋升为神鸟,这就是凤凰遇火涅盘重生,据说凤鸟与神凰天地交泰之后,便脱胎换骨,涅盘重生,在熊熊烈焰炙烧之后重生,化为神兽升天而去,但他们飞升后会产下一枚凤凰蛋,或者化为凤鸟或者化为神凰,继续延递着凤求凰的传说。凤凰不栖无宝之地,神鸟所选的重生之地,必然是灵气聚集的宝地,凤凰的蛋孵化之后,便腾空而去,而他的蛋壳则在这个灵气宝地继续吸收日月精华之后,百年之后,便会化为一种名叫么凤的灵鸟,由于是吸收了凤凰的灵气所化,此鸟也如同凤凰神鸟一样,属于火系的灵兽,不仅如此,习性也同凤凰一样,遇火而生,九死而化为七彩,故称之为七彩么凤,这种神奇的鸟还只是在传说之中听说过,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这种叫么凤的灵兽,看来凤鸟与神凰的传说是真的了!这个小鸟体型这么小,当然不可能是凤鸟或是神凰了,看他的进化方式,应该是么凤无疑!”(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