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火丹王 > 第1935章飓风
  宋立猛然转过身来,手指朝后头的老男人一指。

  呼。

  混沌星河镜上光芒暴涨,一道足有水缸粗细的混沌之气随之呼啸而出,朝着如影随形般跟在宋立身后的那把风剑就猛轰过去。

  嘭。

  那风剑一直对宋立紧追不放,此时当即就被轰了个正着,震耳欲聋的炸响声中,剑上的青光顿时被混沌之气轰爆了足有七段,狂风呼啸声中,风剑的追击之势顿时就为之一慢。

  这怎么可能?!追击宋立的老男人见状目光一凝,心中大为震惊。

  他名叫李云飞,乃是风雷宗的一位长老。原本他以为自己追杀宋立根本就是手拿把攥的事,可是现在看到了宋立手中这件法宝的神威,心惊之余禁不住多了几分忌惮。

  李云飞对自己的实力当然颇为自信,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狂妄到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地步。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费了好些年的苦功才磨炼的几近大成的飞剑,竟然被宋立手中的那个镜子直接轰爆了一段剑光,不由得又惊又怒,又感到不可思议。

  一直以来,修炼剑道之人的攻击力是最强的乃是世人公认的事情。其原因正是剑光犀利,远胜于同级别的其他攻击方式。

  尤其是像风雷宗这样的门派,向来就是以剑道强横而闻名天下。李云飞虽不敢说自己是门派中的佼佼者,但是他能够成为长老,自然有着不凡之处,傲气当然也是有的。

  尤其他多年潜心磨练自己的风雷双剑,对它们的攻击力是相当了解并引以为傲。可是今天却偏偏出师不利,本来犀利非凡的剑光硬生生被轰爆了一截子,虽然没有伤及风剑本身,可是对于李云飞来说,这本身就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更是让他有种败了一招的羞辱感。

  这种感觉让李云飞着实是相当不爽,所以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他便催动风剑猛然又朝宋立劈了过去。他倒要看看宋立这件法宝究竟能够挡得住自己几剑。

  宋立原本想着祭出混沌星河镜将李云飞逼退就收手,却没料到他竟是这般执着。颇有几分不分个胜负生死就决不罢休的架势,这也使得宋立真的有点怒了。

  想自找不痛快,那就来吧。宋立心中转念之时,混沌星河镜已经随着他的心意再次光芒闪烁不已,再次激射出一道混沌之气,直接就轰在了再次从后面袭来的剑光之上。

  嘭。

  跟上回留足了余力不同,这回宋立虽然没有彻底倾尽全力,但也在瞬息间释放出了混沌星河镜将近八成左右的威力。

  宛如惊雷一般的巨响声中,已经****到了宋立身后十余丈外的剑光猛然一滞,随后从最前端锋芒最盛处开始崩溃。好像被砸碎的青色琉璃一般,先是出现一条条裂缝,并且不断向下延伸,随后就是轰隆一声,彻底爆裂开来。

  即便剑光已经崩碎开来,但其依旧还是剑光,虽然零零碎碎,远不如之前威力巨大,可是四散开来时依旧是化为凌厉的剑气横扫方圆千余丈,剑啸声声,震耳欲聋。空中的流云都被剑气扫中彻底消散。

  怎么会这样?这次我……的剑光为何又被他给击溃了!李云飞此时又惊又怒,真是恨不得冲上前去揪住宋立的脖领子好好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倘若说最初那一击被击溃,还可以说成是自己轻敌了,以至于吃了个暗亏,那现在又该怎么说?李云飞已经很难找出劝慰自己的理由。因为他内心深处别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确是输了。只不过这个结果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拼了。不杀了他,我决不罢休。李云飞将心一横,彻底是豁出去了,指诀掐动,浑身真气爆,根本就不理会剑光刚刚崩溃,此时空中狂风大作,直接催着风剑又一次劈向宋立。

  他觉得先前自己之所以输,归根到底不只是因为对手的镜子法宝威力强大,还因为自己用来攻击的仅仅只是剑光而已。

  虽然剑光犀利并且凝如实质,但是剑光终究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平常用来战斗杀人自然没有问题,可要是遇到远比其更为强劲犀利的法宝,却免不了要落于下风的。

  就像此时,剑光被那道灰蒙蒙的光芒一冲就当场崩溃开来,便足以说明这点。

  只要直接使出我的风剑正面攻击,必然可以挡住那小子的攻击,待到我的剑到了他的身前,那么他就死定了!

  还真的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呀。宋立何等精明,一眼就看穿了李云飞的打算。若是平常,他说不定还会与其好生周旋一番,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只想战决,因为他眼角的余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道道的青色剑光。

  显然是闻讯后的风雷宗之人前来支援。倘若只是实力一般之辈,宋立自然不怕。但是倘若个个都跟眼前这人相仿,甚至比其实力还要高上一筹,宋立自问绝对难以匹敌,所以为了自身安全着想,还是战决为妙。

  念头至此,宋立再次催动之前轰爆剑光后并没收回混沌星河镜内的混沌之气,如同一条急甩而出的鞭子似的,嘭的就抽在了那把风剑之上。

  尽管混沌之气击打在风剑之上的势头看起来并不很快也不猛烈,但是击中的刹那所爆出来的攻击力却是相当之大的。轰隆一声炸响,像是天空中炸响了个惊雷,不但响声惊天动地,并且还有无数道耀眼的绿色光芒崩碎开来,彷如空中弥漫开了无数绿色的粉尘。这其实就是附着在剑身上的风系灵气所化的晶体崩碎后所化。

  尽管这些晶体在剑身上时相当稳定,但是当其在混沌之气的冲击下脱落并崩碎成为微粒时,就猛然变得无比狂暴起来。

  呼。

  风声乍起,彷如鬼哭狼嚎。刹那之间空中就爆出了一场异常猛烈的狂风。而这还只是个开始,因为当第一粒风系灵气晶体崩碎后的微粒化为狂风后,就像是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随后就引了一连串的连锁效应,其他的微粒争先恐后似的将自身蕴含的风系灵气释放出来。

  于是狂风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最终就变成了一场笼罩范围达两三千丈的强飓风。

  这飓风不仅威力巨大,并且气势磅礴,好像是下接大地,上连九天一般,那种刹那间可以横扫一切,摧毁一切的样子,即便是最胆大之人看见了都少不了心惊胆寒。

  宋立自然不怕,只是却又不免为这乎了他事先预料的状况微微皱眉。

  这也让宋立开始自省,自己最近的确是有些太过自信和微微有些浮躁了。就像这次对付面前此人,只想着尽快结束战斗,潜意识中就已经把人家当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却差点忘记了能够活上这一把年纪并且成为一派长老,又岂是那种任由自己随随便便都能捏死的弱者。

  也正是有了这种急躁情绪,刚才才险些吃亏。得亏双方距离很大,并且宋立头顶之上有着混沌星河镜垂落的混沌之气提供保护,否则的话,宋立此次就算不会被飓风卷入其中被生生撕碎,起码也得身受重伤。

  好险,好险!将来总要更加谨慎一些才好。宋立心中暗道。

  这次看你死是不死!李云飞站在飓风之外,看着宋立正在承受着飓风的冲击,心中充满了得意和期待。

  方才风剑之上的风系灵气晶体崩碎时,李云飞着实是狠狠的心疼了一下子。毕竟这些风系灵气晶体凝聚着实不易,有了它们存在,自己的风剑品质提升不好。现在就这样毁掉,实在是殊为可惜,并且风剑的品质都会受到影响。

  可是李云飞能够成为风雷宗的长老,自然是久经战斗,临敌经验十分丰富,所以在这些风系灵气晶体的毁坏已经无法挽回时,当即就很是干脆的将其废物利用,直接引爆,想要用此来把宋立彻底干掉。由此可见他是何等的果断和狠辣。

  望着面前的飓风,李云飞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相信有人能够从中活着走出来。

  只是没等李云飞高兴太久,他的笑容就忽然僵在了脸上。

  因为此时,他看到一道极其耀眼的青色剑光冲破飓风飞了出来,同时他还看到那剑光上站着的赫然就是他刚刚以为必死无疑的敌人。

  可恶!他怎么能够活着出来!?李云飞恼怒至极。

  他又哪里知道,宋立的混沌星河镜上垂落的混沌之气连风口处吹出的罡风都可能抵挡住,又如何会惧怕飓风,况且宋立的风剑品质群,在飓风之中根本就不受什么影响,因此李云飞想要用飓风将宋立绞碎,难度着实不小。

  李云飞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所以看到宋立竟然安然无恙时,心中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就越的强烈。这让他变得暴跳如雷,狂怒道:“你给我去死吧。”

  话音未落,李云飞的风剑就再次斩落下来。只是这回的攻势却与之前大有不同,因为旁边狂暴的飓风也随着剑势变化而动了起来,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怒龙似的攻向宋立。

  (本章完)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