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艳客劫 > 第四百三十一章:本尊是神
  封云起的眸子闪了闪,攥着刀柄,向前走了一步。

  这时,那只小黑虫悄然飞起,冲着白草便飞了过去。白草的手突然发出红光,一把捏住那只小黑虫,用手指将其碾碎后,直接扔到司韶的脸上,这才阴阳怪气地冷笑道:“本尊真是讨厌虫子啊。不过,你既然送本尊虫子,那本尊也要回馈你一份大礼才好。”将头歪了歪,做出天真的模样,拍手道,“有了!本尊划画你的脸,如何?反正,你现在是瞎子,以后也必须做瞎子,看不看得见自己的脸,也无所谓。”说着,就要弯腰去抓司韶的脸。

  司韶突然抬头,迎视向白草,喝问道:“你是谁?为何知我以后必须做瞎子?!”

  白草的动作微顿,突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因为……本尊是神!”

  司韶心中一震,面前却强装镇定,鄙视道:“偷偷摸摸不敢见人的神?我想,那到处里挑外撅的跳梁小丑,就是你吧?你既对封云起动手,为何还要救他?不如,你我二人合手,先要他性命再说!”司韶这话,存了试探之意。说着,就要从地上起来。

  白草却一脚踩在司韶的肩膀上,迫使他重新趴到地上:“神的事,你一介凡人又懂什么?”声音突然拔高,“刚怀疑神,你死不足惜!”抬起脚,就要狠踩司韶。

  封云起突然出手,一刀砍向白草后背!

  白草不认为封云会动手,但一直防着他伤人。却没想到,他的速度会如此之迅猛!好似一只雄狮,咆哮着扑下,令人明知有危险,却躲闪不及。

  白草心中一惊,忙闪身躲开。她的动作固然很快,但封云起拼尽全力的一击,也绝非小儿杂耍。

  封云起虽然没有内里,但是却从未放弃过锻炼。那瞬间爆发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白草的后背,被划开了一条口子,虽没伤到筋骨,但却血流如注。

  白草勃然大怒,一掌将封云起拍飞!人随之跃起,掐住他的脖子,将他逼到墙角,凄声喝道:“你竟敢伤我!?”

  封云起眸光幽深,却布满嘲讽之意:“你是神,何需怕伤?”

  白草明显哽了一下,随即收紧手指,疯了般吼道:“不怕我杀了你?!”

  封云起被掐得上不来气,一张脸涨得通红,但那嘲讽之意却越发明显。

  白草目露阴狠之色,突然松开掐着封云起脖子的手,狠狠摔了他一个响亮的嘴巴子,咯咯怪笑道:“贱男人!终要让你知道,我就是神!”

  封云起的唇角再次滑下鲜血,他却浑不在意,挑眉一笑,道:“正如司韶所说,你若是神,必然是一个搬弄是非、口舌蜜饯、无脸见人的小神!是你让封云喜给我下蛊的吧?”

  白草的眸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却深深地吸一口气,将怒火吞了下去。她诡谲的一笑,道:“怎么样?没有内力的感觉如此?做一个残废的感觉,又如何?”缓缓靠近封云起,在他的耳边道,“胡颜习得祝巫之术,救曲南一、救花青染、救百里非羽,却……偏偏不救你。你可知,为何?”

  封云起的眸子缩了缩,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却不想做那小肚鸡肠的男子。身为男子汉,若没有几分胸襟,如何立于世?然,他内心清楚,在感情面前,他确实无法大度。

  不管封云起心中如何去想,但说两句话撑个场面却是没问题的。他道:“阿颜做事,素来量力而行。更何况,只是中蛊而,何需救?!”

  白草哈哈怪笑着,仿佛听见了十分搞笑的话。突然,她停了笑,道:“阿颜?好一个阿颜!待你明白,你的阿颜到底意欲何为时,我看你……如何自处?呵呵呵……呵呵呵呵……”

  封云起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司韶突然跃起,攥紧*,刺向白草的后背。

  白草转身躲开,一脚踢飞司韶,跃出书房,站在门口回头,将手指放到唇的位置上,神秘兮兮地笑,道:“嘘……还不到揭晓秘密的时候。”说完,纵身一跃,攀上房檐,消失在夜色中。

  封云起捂着腹部,走到司韶面前。

  司韶的鲜血透过银鞭,流淌了一地。他的灰眸失去色彩,整个人都进气多,出气少。

  封云起微微皱眉,问:“还想杀我?”

  司韶艰难地点了点头。

  封云起突然笑了,道:“倒是一个烈性汉子。”随即眸光一冷,“我求了你,你却还想杀我,真是狼心狗肺!”

  司韶捂着腹部,艰难地动了动身子,费力地开口道:“你……你是她心中的执念,唯有……唯有你死,她才能放下执念。”

  封云起的眸光沉了沉,随即邪肆一笑,道:“如此,我更好好好儿活着。至于你,倒是可以去死。想必,阿颜知你死在那黑衣女子的手上,会为你报仇的。”说完,抬脚便走。

  封云起不是那种敌人虐我千百遍,我拿敌人当兄弟的人。善,要有个度;恶,也要有个毒。端看人心中那杆子秤了。

  司韶突然伸出染了血的手,一把攥住封云起的衣袍下摆。

  封云起鄙视道:“怎么?要求我?”

  司韶却缓缓勾起唇角,笑道:“封云起,你必须救我。我身上有胡颜挖空心思要的一样珍宝,若……我命丧于此,你将不在成为执念,而是……怀念。”说完,他松开了手,静静躺在地上,等着封云起的选择。

  黑暗袭来,司韶昏死过去。他,终究不知道封云起的选择。心中不是没有惶恐不安,却必须面对这种尽人事听天命的无力。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想:若我拼着一口气等你,你是否会救我?就像……救燕归那样,不惜割肉献祭?!呵……即便你肯,我却……不忍。

  封云起环视一圈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兄弟,又垂眸看向司韶,眼中杀意涌动。他的左手,在轻轻颤抖。手心处,一道血淋淋的鞭伤,触目惊心。

  司韶,当真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