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主宰 > 第七百四十一章彼岸花开!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轰!”

  力量无穷无尽,君主之力,全力轰击!

  如此之力,又是如此的近距离进攻,即便以巫阳羽的不朽战体防御,却也在瞬间被击中。

  不朽战衣,顷刻间化作了漫天岁月,大片的血肉横飞而出。

  巫阳羽的身躯,已经被重重的震飞出去。

  “噗……”

  鲜血喷涌,巫阳羽的脸上带着无法置信的神色,双目之中,更是神光崩裂,整个人已然发出了疯狂咆哮:

  “吼!”

  声音之中,带着无边的痛苦。

  算错了!

  千算万算,巫阳羽都没有料想到,北冥雪会对自己出手。

  毕竟,这一切都已经搞定了,傀流在诛神针的击溃下,彻底的陨落,甚至连灵魂都不曾留下,而一切都是北冥雪的,他根本不可能和她去争夺,对方竟然还会对他出手,这是巫阳羽所无法想象到的,更是无法接受的。

  “砰!”

  身体倒飞之中,巫阳羽已然落到了地面上。

  强大的攻击之下,他的身体,近乎已经出现了崩溃的境地,体内之中,生命武魂发出阵阵哀鸣声,随之有青色的光影演化,那是一尊巨大的古树虚影,大片的生命之力,不断的在他的体内中开始窜起,试图将巫阳羽的肉身修复。

  双目闪烁,巫阳羽冷冷的盯着北冥雪。

  这一刻,他的五脏六腑都要崩溃,甚至已经出现了龟裂的迹象,这般伤势,虽然不足以要了他的性命,但是却也到了濒死的境地。

  “对不起……我必须杀了你!”

  北冥雪的俏脸上挂着无尽的悲伤之色,美眸闪烁,更有泪珠滑落。

  这般表情,没有任何的作假,甚至于在这北冥雪的娇躯上,都在疯狂的颤抖着,玉手扬起中,顿时,在那青铜奇花中,迅速的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随之有一物飞出。

  那是一枚青铜色的晶体。

  晶体闪烁琉璃般的光芒,一重重的青色雾气,更是形成了实质化的姿态,神曦般的,将这晶体衬托的越发玄妙和神奇。

  透过这晶石,巫阳羽可以感觉到,在这里面蕴藏着庞大的能量,这般能量无疑便是那青铜奇花经历了千秋万古的汇聚之后,所凝练出的精髓所在,是其中的最强大精华。

  而现在,巫阳羽也彻底的想明白了。

  这青铜奇花,根本不是北冥雪的目的,她的真正目的便是这晶石!

  可以想象到,一旦北冥雪吞噬掉了这一枚晶石,那么,她的力量将会彻底的步入到一个蜕变乃至是质变的程度上。

  “咳咳咳……”

  巫阳羽的嘴里,大口的咳嗽着,隐约中,更有一块块破碎的血肉从这其中吐出。

  比起身上的剧痛,此刻的巫阳羽内心,更是涌动出了无穷尽的悲愤。

  他信任北冥雪,如果当初,不是北冥雪出手,他早已被那成林武王所斩杀,这一份恩情他记得,但是,他决然没有料想到,北冥雪会杀他:

  “为什么!”

  双目散发霜芒,巫阳羽冷冷的盯着北冥雪低吼道。

  “怨祸之体……亘古以来,便是不祥之体,想要强大,便需要斩断自身一切的情感,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

  “斩断的越多,力量便会越发的强大……原本的我,只是北冥家族无忧无虑的大小姐,有着自己的憧憬,有着自己所期待的目标,有着一切我想要的……但是,就在我的怨祸之体出现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变了,我的父亲、亲人、长老……一切的一切,家族的一切,都变了,他们要杀我,要灭我!”

  北冥雪的双臂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此刻的她,早已没有了九幽殿十三殿下的那般冰冷,有的只是那无助的凄楚。

  “但是……当我加入了九幽殿之后,我也终于的明白了,在这世间,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可以被利用的,亲情、友情都是如此,所以……我仇恨一切,仇恨这世间所有!仇恨才是怨祸之体真正强大的动力,你可知道我在三个月之前,还只是王者九重天,为何我会进步的这么迅速吗?”

  言语之间,北冥雪娇躯上,猛然的寒意迸发,长发狂舞之中,那精致绝美的俏脸上,此刻再次恢复了平静,一对美妙的眼眸,仿佛是两颗霜芒寒珠般,越发的深邃,越发的冰冷。

  “很简单,我回到了我的北冥家族……这也得感谢你,在你回归之后,竟然放过了北冥家族一马……”

  一切,都不需要言明。

  巫阳羽都明白了。

  这怨祸之体诡异非凡,提升起来,需要强大的恨意,斩断一切的情感,那么,这北冥雪如此强大,恐怕也是做了某些无法想象的事情。

  “咯咯咯……我的父亲,跪在了我的面前,他哀求我放过他,就好像当年我哀求他一样……你知道吗?我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孩子,一个个的斩杀,将他的女人,一寸寸的凌迟,那种感觉是多么的畅快吗?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雪发狂舞。

  此刻的北冥雪,分明已经成为一个深渊魔女般,那一对美眸中,更是释放着无尽的恨意,随着她的恨意攀升,巫阳羽更是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力量正在节节攀升。

  怨祸之体,仇天恨地,其中的力量着实让巫阳羽大开眼界。

  “我斩断了亲情,斩断了友情……而你,便是我的情劫!”

  看着巫阳羽,北冥雪再次说道。

  “所有人,都该死,唯有你……你是我最为亏欠的……”

  “你也许会感觉到吃惊,但是……不得不说,我喜欢你。”

  哪怕是巫阳羽,都没有料想到,这北冥雪竟然会喜欢自己,他和对方之间根本没有太多的交集,这种喜欢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是。

  巫阳羽却不曾知晓,当年,北冥雪被家族背弃,甚至被诸般古族所追杀,唯有巫阳羽出手庇护于她,正是在那个时候,巫阳羽已经开始逐渐的被北冥雪所记住。

  并且。

  随着北冥雪怨祸之体血脉的不断强大,这种记忆也开始越发的深刻,尤其在九幽殿中的那种勾心斗角和杀戮的经历,导致着巫阳羽成为了北冥雪精神上的寄托,甚至转化成为了一种扭曲的情感。

  只不过,这些巫阳羽是不会知晓的。

  “无需挣扎了,我会让你死的没有任何痛苦的……以我的实力,只需要一招而已!”

  美眸闪烁,一颗颗的泪珠汇聚成为泪水,缓缓地流淌而出,北冥雪俏脸上带着悲伤之色,轻声的呢喃道。

  “草!”

  感觉到北冥雪身上的气息,逐渐的充盈强大,巫阳羽的心中那叫一个怒啊。

  此时的他,伤势已经达到了冰点,甚至到了濒死状态,焉能抗住一尊君主级强者的出手,一时间,一股子戾气忍不住的从他的心中爆发:

  “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的生死!”

  从北冥雪对他出手的那一刻起,这戾气便在涌动,这一刻,彻底的宣泄而出。

  “吼!”

  与此同时。

  在他的体内中,一声狂暴的龙吟,狠狠地传出,那是来自于龙之脊骨的力量。

  原本的龙之脊骨便受到了强大的邪恶之力诅咒,一直以来都在压制和半封印状态,此刻,随着巫阳羽的肉身受到了重创,这种封印状态自然也被彻底的打破。

  “轰——!”

  一股股幽森的力量,赫然从他的体内席卷。

  “锵!”

  感觉到巫阳羽体内中溢出的波动,北冥雪的俏脸上则是闪过了一抹惊讶,但是,那玉手却依旧颤抖着朝着巫阳羽锁定过来:

  “没用的,你的力量和我相比,差距太大了,即便是你有着越级战斗的本事,但是依旧无法改变这一点,这一击之后,你将会陨落,但是……我北冥雪发誓,你的家族,你的亲人,都将会得到我的庇护,谁也不敢对他们出手,别了……我的爱人!”

  “轰……”

  伴随着话语掠起。

  在她的背后中,迅速有一尊凝练的虚影诞生,那是一尊女子虚影,生有千手,浑身凝练出圣洁和邪异的波动,宛如神女和魔女的结合一般。

  “杀!”

  娇叱声中,玉手如白驹过隙,顷刻间划破了长空,赫然幻化成为一道锋芒,冲着巫阳羽便撕裂而去。

  眼看,这一道锋芒,就要将巫阳羽彻底覆灭。

  “锵!”

  徒然。

  一道青铜光芒,快速的闪烁,猛然出现在了巫阳羽的面前。

  “这是?!”

  看着这青铜光芒,巫阳羽的脸上顿时一楞。

  不只是他,哪怕是北冥雪的俏脸,都微微变色。

  因为那那抗击而出的青铜光芒,正是那青铜奇花。

  “怎么回事?这青铜奇花怎么会主动抗击我的力量?!”

  青铜奇花中,孕育出了那枚力量晶体,随后便被抛弃在了一侧,谁也没有料到,对方仿若通灵般,竟然会庇护巫阳羽,而且,君主级的力量散发,那可是撼天般的一击,寻常之物,根本无法抵御的。

  “嗡……”

  就在同一时刻。

  巫阳羽的左眼上,却突然有猩红闪过。

  在他的体内中,那恐怖的戾气,赫然攀升到了极致,这种戾气不只是来自于巫阳羽身上的龙之脊骨,更是来自于那封印于左眼的——彼岸花!

  在那左眼瞳孔中,一朵曼妙而妖艳的奇花印记,仿佛从沉睡中,缓缓地苏醒般,绽放出了无穷的妖异光芒……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