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韩娱是一种病 > 第1453章赏花的人
  身处如此豪华典雅的书房里,河智苑确实情不自禁感到一种畅游书海的高大上的感觉。

  河智苑不断地拿起一本本的书籍翻看着,只是出于一种趣味,事实上,这里的书籍除了一些电影时尚类的杂志,其他的书,河智苑都是看不进去的,漫画她倒是挺喜欢看,可金竟成是一个不看漫画的人,书房里没什么漫画书。

  虽然看不进去,但不知不觉间河智苑还是在不断翻看书籍的过程中度过了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里,电脑里一直在单曲循环着《光荣》这首单曲,以至于听了多遍后的河智苑,都会哼唱这首单曲了。

  “……感谢你给我的光荣,我要对你深深的鞠躬,因为付出的努力有人能懂。感谢你给我的光荣,这个少年曾经多普通,是你让我把梦做到最颠峰……”

  河智苑独自一人哼唱的歌声,伴随着电脑里播放的金竟成的歌声,一起在这个豪华典雅的书房里回荡了起来。虽然河智苑不是歌手,但如果此时金竟成听到她哼唱的歌声,一定会感到赞赏,因为唱得不仅不错,还有一种独属于她自己的味道。这种味道有些温柔,有些可爱,也有些俏皮,恰如她的性格。

  事实上,河智苑是唱过一些歌曲的,还在2003年的时候发过一张个人专辑,算起来,在韩国歌坛,河智苑都是金竟成的一个前辈了,只是迄今为止,河智苑在音乐这块发行的歌曲都没引起多大的反响,主要在于这些歌曲不怎么好。

  前世金竟成倒是很喜欢河智苑演唱的一首歌,这首歌叫《你是zoe》,觉得这首歌就挺好,也很适合河智苑,让河智苑发挥出了她温柔、可爱、俏皮的歌声。

  一个多小时后,河智苑看书看累了,于是从柜台上拿起了一些零食,金竟成平日不爱吃零食,但他的书房里还是备有一些零食,这些零食都是健康食品,有水果,也有金竟成特意从中国买来的山核桃仁,等等。

  河智苑又在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将果汁和零食放在了沙发边的茶几上,随即靠在了豪华的大沙发上,抱起了一个抱枕,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吃着零食喝着果汁,脑海中情不自禁回荡起了金竟成的样子。

  河智苑想到昨夜跟金竟成在kbs演技大赏上发生的点点滴滴,想到今日金竟成说他喜欢她,想到金竟成要帮她留意汉江边的江景别墅,甚至说要无息借钱给她买别墅……

  河智苑感觉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河智苑纳闷地兀自嘀咕了起来:“昨夜我跟他还不熟悉,怎么现在才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就感觉他那么亲切了呢?甚至……甚至竟然还有了一点男朋友的感觉?”

  河智苑继续纳闷地嘀咕:“奇怪啊,为什么当他说他要无息借钱给我买别墅,我怎么就没有拒绝呢?”这点确实让河智苑很纳闷,因为如果换做其他男人,出于一种防范心理,河智苑多半会第一时间拒绝,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对自己有邪恶的心思,可是金竟成,哪怕河智苑明知道这个家伙喜欢自己,也不觉得金竟成会对她有邪恶的心思。

  或许这就是金竟成的魅力吧,因为河智苑知道这家伙真的很有钱,根本不会在钱这一块去诈骗她,因为河智苑也不得不拜服金竟成的强大魅力,也是金竟成在河智苑面前很坦诚,没有来虚伪的那一套,反而让河智苑更加信任觉得更有安全感。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过去一个小时了。

  河智苑从沙发上站起身,拿起手机看了下,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于是情不自禁给金竟成发了一条短信:“你……下班了吗?”

  虽然河智苑一个人在豪宅里就过得很惬意,但金竟成不在身边陪着,还是让她感到有些空虚,因为这种空虚,让她突然有些依恋金竟成的感觉了。

  金竟成很快回复了短信:“拜托,现在才四点多啊,不是说了最快也得是五点钟才结束工作的吗。”

  河智苑回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同时在短信里写到:“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金竟成回复道:“大概五点半就能回来了。”

  河智苑回复道:“哦,那……好吧,我等你。”

  河智苑随即从书房里走出,沿着旋转楼梯走到一楼,又从一楼客厅走出了豪华的楼房,来到了外面的大院子,走在了绿茵茵的大草坪上。这时,远远的,河智苑发现有两个身影正在远处的花园里忙碌着,正是金竟成家里的两个年轻女保姆金宝敏和徐多琪。

  好奇之下,河智苑走了过去,走近后发现两个俏丽乖巧的女保姆正在种花。

  河智苑不好意思走过去,正准备转身走开,这时,女保姆金宝敏对河智苑喊道:“河智苑小姐。”

  河智苑这才走了过去,好奇地问:“这是在种什么花?”

  金宝敏如实回答:“白莲花。”

  徐多琪笑着补充说:“咱们老板很喜欢这种白莲花,让我们没事的时候多种一些。”

  河智苑“哦”了一声,笑着说:“我也来帮忙吧。”

  徐多琪赶忙说:“这怎么行啊,这种粗活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河智苑笑着说:“反正我也闲着没事。”

  于是,河智苑主动帮忙种起了白莲花,刚开始还有些生疏,甚至弄坏了几棵花苗,不过半个小时后河智苑就渐渐熟练了起来。

  河智苑一边栽种着花苗,一边在心里疑惑着:“为什么他会喜欢这种白莲花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金竟成最初结识韩佳人的时候,就觉得韩佳人美得像白莲花一样,心灵也像是白莲花一样,而金竟成则认为自己像是带毒的罂粟花,只是罂粟花这种花朵在首尔江南区这种地方可种不了,否则金竟成还真不介意在豪宅里也种一片罂粟花出来。

  当然,金竟成自己可不喜欢动手种花,他只是想做一个赏花的人。

  河智苑又何尝不是一朵花呢?

  ps:河智苑的《你是zoe》,推荐听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