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间的吻痕 > 四、酒、孤独、混乱、香气
  四、酒、孤独、混乱、香气

  空荡的地下室,IceCube已经拆走,宽阔的墙上挂着一块洁白的投影幕布,面向幕布摆着两张舒适的椅子,椅子背后放着一架古老的放映机。我把修复好的胶片装到放映机上,手放在开关旋钮上,却迟迟不能动作。

  坐在椅子上的亨利扭头看我,问:“怎么了?”

  “你确定要让我一起看么?”我认真的问“根据合同,工作室的人是不能……”还没等我说完,亨利就不耐烦的打断“行了,别再跟我说什么合同,什么责权之类的事了!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看!”

  “想!”我果断的回答,各种顾虑、纠结瞬间抛至脑后,我那凡夫俗子的好奇心占据了绝对的上峰。

  “那就赶快按下开关,坐过来!”

  画面投射到了幕布上:一片激荡的海浪。这画面让我联想到这部记录片的片头:一片宁静的海滩。

  《模糊的命运》是传奇女导演艾玛.斯洛在60岁时拍的收官之作,也是她的遗作。艾玛的父亲是知名的战地记者,二战期间拍摄了大量珍贵的影音资料,在战争结束前夕失去了生命。艾玛在大学期间就展现出在记录片拍摄方面的才华,自己集资拍摄了一部关于包括她父亲在内的战地记者的纪录片,虽然她的计划是拍一共十集的系列电影,但资金勉强支撑第一集的拍摄。所幸她的样片受到一个知名制片人的赏识,获得了充足的资金,完成了整个系列的拍摄,并凭借此片一举成名。

  也许受父亲的影响,艾玛的记录片题材都与战争有关,她对宏大主题的驾驭能力非常强,她的记录片的主体往往是一组群像,或者某个特定的社会群体。谁也没想到她的收山之作会聚焦于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小有名气”的尸体,位列全球七大未解谜案第三。它(尸体)出现在1948年澳大利亚的萨默顿海滩,面朝大海,衣着光鲜,双眼微睁,凝视着远方。它生前是个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男人。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更没有人能解释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他衣服暗兜发现的小纸条,以及纸条上印着的《鲁拜集》上的词"TamamShud"(结束),更令人产生无限联想。

  谁也不知道艾玛.洛斯当时为什么选择了这宗30年前的谜案。她组织前沿科技专家重新分析了案件的证据,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她完美的运用了电影语言,对这些线索进行跟踪,抽丝剥茧似的解开谜团,但就在观众感觉无比接近谜底时,影片却戛然而止。因为结尾的胶片失踪不见,而艾玛则在影片刚刚杀青时便突发疾病离世。

  种种的种种令《模糊的命运》有了超越影片本身的神秘与吸引力。片头由艾玛亲自配音的开场白,成为了教科书般的存在:

  “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消亡?他的命运就像聚焦失败的照片,模模糊糊又若隐若现…”

  我的心跳平均每分钟80次,4.4分钟一共352次;

  我的呼吸平均每分钟20次,4.4分钟一共88次。

  就在这352次心跳和88次呼吸中,那个离奇死亡的男人的命运仿佛一幅拼图,被补上了缺失的最后一块,图上的画面完整的呈现了出画。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又似乎没有。我突然明白,其实这部片子的主旨并不是“破案”,明确受害者身份、死因、凶手、动机之类的,而是在于描绘一个人命运中的孤独,有如被无尽虚空吞噬的孤独。生的孤独最终汇聚成死的孤独。这种孤独存在于离奇死亡的男人的命运中,存在于也许已经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导演艾玛的命运中,也存在于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的命运中……

  放映机空转的噼啪声在地下室回响,屏幕上一边白茫茫的光亮。我努力将思绪从影片中拉回来,猛然发现我和亨利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竟然紧紧握到了一起。是什么时候?是谁主动的?我完全性的失忆。我侧过脸看向亨利,光线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我正琢磨着怎么能自然、不露痕迹的把手撤出来,却听到他低低的说了一声:“妈的,这结尾也太压抑了……”

  我觉得有必然跟他分享一下观影心得,话还没出口,他就用遥控器打开了房间的顶灯,我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适应光亮。等我再睁开双眼,他的脸却出现在我的眼前,距离如此之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深蓝似海的眼瞳和眼角细细的纹路。

  “我觉得我们得庆祝一下。”亨利说。

  “庆,庆祝什么?”我想向后调整一下和他的距离,但是卡在椅子里也无计可施。

  “庆祝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他不由分说的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影片的结尾确实压抑沉重,能找个地方换换心情,从这种压抑沉重中跳脱出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决定接受他的邀请,问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回去换一下衣服?”

  他打量了我一下,我穿着一条浅藕色短袖连衣裙,线条简单剪裁合体,领口斜着小小的几颗中式盘扣。

  “不用”他斩钉截铁的说:“这样很好!”

  当亨利的车停到我们的目的地门前时,我后悔自己竟然听信了他的那句“这样很好!”。如果他带我去的是餐厅、影院、画廊、公园……这样“很好”,但如果是一家热闹非凡的夜店,这样就“很不好”了,因为女生来这里的标配应该是:低胸紧身短裙加6英寸高跟鞋。不过,即使亨利让我回去换,我也没有这样的衣服,因为我压根就对夜店这种娱乐场所和社交场合不感兴趣。既来之也只能则安之,我心中默念埃瑞克曾说过的“至理名言”:要把格格不入变成特立独行……

  夜店门口高大的黑人门卫跟亨利熟络地打招呼,向我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我几乎可以听到这一瞥的潜台词:“兄弟,选女人的口味变了哈……”

  亨利带着我在一处相对偏僻的沙发上坐下,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桌面上镶嵌着一块触屏,他熟练在上面点了酒,又示意让我自己选择。我很高兴地在菜单上发现了几个无酒精饮料的名字,点了瓶柠檬汽泡水。

  舞台上现场乐队正在卖力地贡献着狂野的节奏,舞池里满是忘我摆动的身体,身着妖娆制服的服务女郎手里的托盘上摆满五颜六色、器形各异的酒瓶或者酒杯。

  亨利似乎并不打算跟我有什么交流,喝了两口酒便离开了座位。他显然是个受欢迎的人,跟一些衣着光鲜的人交杯换盏;被几个身材火辣、浓妆艳抹的女孩拦住玩儿一会儿selfie(自拍);和舞台上的乐队隔空打招呼;在吧台前流连了一阵子……

  等他回到我面前的时候,已带着七分醉意。

  乐队的曲风一转,开始了带点迷幻的低吟浅唱,估计是想给那些高度兴奋,极度消耗的听众们一个喘息的时机。

  他手里的酒杯已空,顺手拿起我面前的瓶子猛喝一楼,皱着眉问我:“这是什么?”

  “柠檬气泡水”我平静的回答。

  他撇了撇嘴,又喝了几口,问我:“你喜欢这里么?”

  我半开玩笑的反问:“你喜欢柠檬气泡水么?”

  他扭过头看着舞池与舞台说:“其实,我也说不上是不是喜欢这里,只是觉得这儿很热闹……”他的声音莫名的多了些落寞,“不过,热闹也不是包治百病的…”

  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人生都经历过什么,如何从一个懵懂少年到一个成熟的男人,如何以二三线演员的身份在娱乐圈里苦苦拼搏,如何应对一夜成名的变化……但是,我可以想象他心中的孤独,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孤独,只是不同的诱因和不同的形式罢了,所以我顺口说:“尤其是治不了一种叫孤独的病。”

  他像是有点惊讶,突然的回过头盯着我的眼睛。隔着他眼里由于酒精而升腾的雾气,我似乎看到了灯塔般直射心扉的光亮。

  “你为什么会做这个?修复古董?”他低垂下眼睛问。

  我愣了一下,这绝对是个一言难尽的问题,我可不想伴着夜店里R&B的节奏念叨我的成长故事。

  “应该是受了我父母的影响吧。我爸爸是个文物专家,我妈妈是物理学专家,我就把他们的专长混合了一下。”

  我在描述父母时使用了过去时,他大概察觉到了,淡淡的问:“他们是什么时候不在的?”

  “我16岁的时候”我挺欣赏他的这种淡淡的态度,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充满惊讶,同情或者悲悯的问问及父母的事。

  他沉默了一下问我:“你的名字,XIN,是什么意思?”

  “我的妈妈是中国人,这个发音来自一个汉字,是花的香气的意思。”我回答。

  “花的香气……”他自言自语似得低声说。

  舞台上的音乐重归喧嚣,亨利又离开了座位去做在夜店里该做的事情。我用更舒服的姿势靠坐在沙发上,欣赏着狂乱的人群,猜想着他们都是在什么原因的驱使下选择放纵……

  再热闹的夜店也有打烊的时候,人群渐渐稀疏,乐队也结束演奏开始收拾东西。亨利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摇摇晃晃,他似乎有点慌张,看见我时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太好了,你还在,我以为你走了……”他开心的说。

  要不是看在他是个神志不清的醉汉的份儿上,我一定会跟他理论:明明是你把我带到这儿,然后扔着我不管,看来也不打算(照他现在这个状态也不能)送我回去了。

  亨利坐到我身边,喃喃的说:“你别走,我要你留下来陪着我…”

  看着这样的他,我不由得想起杜拉斯的金句:“饮酒让孤独发出声响”,他现在已经不是“饮酒”而是“醉酒”了,估计身体里的“孤独”正雷鸣般的咕嘟着呢。

  “放心吧,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我随口答道,话音未落,亨利那庞大的身躯竟向我倾斜过来,我出于本能伸出手想扶住他,结果这动作却被他的重量扭曲成了揽他入怀。他在的头在我的肩膀上呆了一会儿,接着又滑落到我的腿上,然后干脆把我的腿当枕头,闭上眼睛,舒服的横躺到了沙发上。

  我的脑子开始快速运转,接下来该怎么办。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确实不能把人事不省的亨利就这么扔在这儿不管,毕竟他是个名人,目标大,被坑害的可能性也大。但是,目测亨利的身高起码6英尺1英寸,体重怎么着也得有180磅,我该怎么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给弄走呢?靠我自己当然不行,必须得找个可靠得帮手,我忽然想起来在亨利家里见过他的助理,也是个人高马大的小伙,但是我必须得跟亨利要到他的电话号码。

  我低头看向亨利,那确实是一张好看的脸,本应是个充满阳光的年轻人,但是眉头却紧紧的拧在一起。我伸出手,放到他的眉头,想轻轻揉开那个硬疙瘩。这个方法竟然成功了,亨利的眉毛豁然展开,那张脸即刻幻化出平静与清澈。

  我对自己的成果表示满意,准备把手拿开,没想到亨利却突然睁开了眼睛,而且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拉到唇边轻轻的吻了吻。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了,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一个如此亲昵的举动……这是什么情况?

  亨利又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我突然想起得趁着他醒过来问清楚助理的电话号码!

  “亨利,亨利,你的助理电话多少?醒醒,醒醒,咱们得回家了,我一个人没办法带你回去…”

  亨利仍旧闭着眼,含糊不清的说了些什么,我凑近了努力辨别,终于听清一句“放心吧,有老伙计在…”

  “老伙计?老伙计是谁?亨利,老伙计是谁呀?”我不由的提高了声调,亨利对此无动于衷,反倒是半空中响起一个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我就是老伙计”

  我连忙抬起头,看见进门是的那个高大的黑人门卫站在桌边。他露出友善的笑容说:“我已经给亨利的助理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到,放心吧…”

  看着老伙计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看来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终于把亨利交给了他的助理,我在微亮的晨曦中奔赴机场。

  我很少熬夜,更不擅长熬夜,灌下去N杯浓缩咖啡,终于撑到了家,跟茉莉通了个简短的电话再胡乱的冲个澡,我就倒到思念已久的床上全力补觉。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夜色。打开手机发现有十几条新消息,其中一大部分是来自亨利的:

  “你在哪儿?你走了么?”

  “你还在洛杉矶么?你住在哪个酒店?”

  “我打到你的工作室,你的助理说你回到旧金山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有些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这个东西是你的么?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攥在手里。”

  这条消息附了张照片,一条细细的点缀着一些小小的红珊瑚珠子的手链。这是我的手链,回想一下估计是在亨利的助理把他从沙发上架起来,我把手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时掉落的吧。这是大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得想办法要回来。

  于是,我回复亨利:

  “是的,我已经回到旧金山。是的,这是我的手链,谢谢你帮我收着它,麻烦你把它寄到我的工作室。如果有什么需要谈的,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点了“send”键后,我突然有点后悔,非常担心最后一句纯属礼貌客套的“随时给我打电话”会引起什么误会。后悔的念头刚起,电话就响了,屏幕上显示着:“亨利”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喂了一声后,对方是一小段奇怪的沉默,几乎让我以为手机信号断了。

  “听我说,”亨利的声音挺严肃,弄得我还有点紧张,“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那种类型的女孩,你太瘦小,不够性感;你太聪明,让人猜不透你在想什么;你缺乏热情,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我想,脾气再好的人,遇上这种“专程致电羞辱”的事也要怒了吧。再者说,你喜欢胸大无脑的就喜欢去呗,干嘛要据此来贬低我!

  看在他是工作室客户的份儿,我强压怒火,冷冷的说:“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些,祝你好运,再见……”

  “等一下!先别挂!听我说完”他在电话那头嚷道。

  “你不我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想,我爱你……我总想否认,告诉自己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可是我否认不了,它就在那儿,真实存在着……”

  好吧,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先抑后扬”的叙事手法?这段告白,不,这好象也算不上是“告白”,这段话中一带而过的那三个字—“我爱你”,是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我爱你”?我突然觉得他可能是被酒精烧坏了脑子,才会产生这种短路式的混乱。

  “我觉得我完全混乱了”亨利竟然也认识到了这点,“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一定是你给我施了什么中国魔法!”

  我真是服了他了,哭笑不得,没好气儿的回他:“中国没有魔法,中国有四大发明。”

  “那你就是给我施了‘四大发明’!”他还挺委屈。

  我只能无语,听着他继续发表“高见”。

  “我觉得我要好好想想,我不想让我们俩变成一个错误。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也不要再通电话了。”

  哈,这个建议我完全同意,而且这句话可以说是整通电话中听着最顺耳的一句,我迫不及待、干干脆脆的回答:“行!再见!”

  没想到电话那头又响起“等等!”的声音。

  “你,你是怎么想的,关于我,关于我们……”

  要不是考虑到我的手机里存着许多重要数据,我真想把它狠狠的摔到地上。我用尽最后一点的克制跟他说:“等你自己想清楚了再来问我是怎么想的吧!再!见!”

  然后挂断,然后关机,然后狠狠地扔到床上。

  我气得在屋里来回乱踱了一阵,觉得必须得找人聊聊,化解一下情绪。脑海里浮现出几个名字:

  茉莉?不行,她是亨利的死忠粉,估计亨利说什么在她看来都是对的。

  大迈?还是算了吧,他的爱情逻辑的混乱程度跟亨利有一拼,兴许他俩就是因为这个才成为朋友的吧。

  埃瑞克?没错,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打开手提电脑,拨通了埃瑞克的视频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屏幕上出现了埃瑞克的脸,笑咪咪的说:“小可爱,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描述我现在的心境。

  “哎哟,怎么了?谁把你气成这样?”

  果然是我的哥哥,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情绪。

  “是,是个男的!他,他竟然跟我说……”我还没说完,埃瑞克突然打断了我:“等等,等等,亲爱的,你这是,要跟我探讨感情问题么?”

  “感情问题?”我想了想说:“唔,就算是吧……”

  “天啊,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埃瑞克认真且有点激动,他坐直了身体,很隆重的说:“作为一个哥哥,为妹妹解答感情上的苦恼是重要的责任和使命,放心吧,我会以最真诚、最客观、最中肯的态度对待你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不想听我的建议,我也可以当一个纯粹的听众,绝不说三道四!”

  这段话怎么听着那么象运动会上的裁判宣誓词?不知道他又是从哪本关于当好哥哥的书上看来的。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把那位“混乱的亨利”的所作所为简要汇报了一下。埃瑞克听的很认真,在我的控诉告一段落后,埃瑞克突然笑了起来:“真是个有趣的男人……”

  “有趣?亨利?哪儿有趣了?”我反问。

  “他认为你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其实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类型’,你是独一无二,精致的小脸蛋,闪亮的大眼睛,总有各种新鲜主意的小脑瓜,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强大的心灵……这样的女孩他以前怎么可能遇见过……”

  被哥哥这么一分析,我的怒气开始消退,甚至还有点儿被夸得不好意思。

  埃瑞克接着问我:“你是怎么想的?关于他,对他有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要知道,有的时候莫名的愤怒也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可不觉的我的愤怒是‘莫名’的!”我小声说。

  “好了,小青蛙(我生气的时候埃瑞克就会这么叫我),现在我传给你一个问卷,你以最快的速度,用直觉来答题。”

  “问卷?干什么用的问卷?”我问

  “用来测试你对一个异性的感情的问卷。”

  “还有这样的问卷?是谁写的?”

  “我呀,你亲爱的哥哥,专门为你准备的!”

  我突然明白刚才埃瑞克说“等这天等了好久”是真的。

  问卷的题目不算多,我很快答完传回给埃瑞克。他则戴上他那副老学究式的远视眼镜,煞有介事的看了一遍,问我:“想知道答案么?”

  “想”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唔,就目前来看,你并不爱他,或者说还没有爱上他。但是,你也不象自己想象的那样讨厌他。”他摘下眼镜,看着我说:“想听听我的意见么?”

  “想”其实我并没有太把这个问卷当真,不过能跟埃瑞克这么痛痛快快的分享苦恼,已经让我的情绪平复。虽然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但是考虑到埃瑞克这个好哥哥的感受,还是决定认真的听听他的建议。

  “暂时别见面,过一段时间我再给你发一套问卷B测试一下……”

  “还有问卷B?”我惊讶的说。

  “当然!还有C、D、E……针对不同阶段的情况……”埃瑞克认真的说。

  我咯咯的笑了一阵,对埃瑞克说:“我爱你,埃瑞克。”

  他也笑了说:“我也爱你。”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反正亨利也说要暂时不见面,暂时不通电话……”

  埃瑞克狡猾的眨眨眼说:“我敢打赌,他百分之百做不到,这个爱情的傻瓜就象只小蜜蜂,再晕头转向,也会寻着你的香气而来。”他说罢点了几下鼠标,电脑里传来JoanJett的歌“IHateMyselfForLovingYou”(我恨我自己爱上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